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人人靠大鸡吧

第三十九章 被拒绝

“谢谢匡所长。”

姜舒梅拿到信封时本能地用指尖搓了下,不算特别厚,但也是意外之喜。

匡新民看着姜舒梅有几分孩子气的举动,忍不住笑,“这是上面发下来的奖金,你是女厂长,可别嫌少啊。”

“您这话说的,这发给我的哪里是钱,是沉甸甸的荣誉,我肯定舍不得花,要留着当纪念,以后也时刻提醒自己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漂亮话人人都会说,可从姜舒梅这样漂亮的女孩口中说出还是那么悦耳动听。

匡新民忍不住笑,“你就抖机灵吧。”

面对十六岁的小姑娘,他也少了几分往日的严肃。

底下的人一个个恨不得眼睛能透视,好看到信封里到底能有多少钱。

李晓秀的娘家和婆家这时候最不是滋味。

李老太瘪着没牙的嘴,恨不得把姜舒梅手里的信封抢过来。

可她不敢,她儿子李石强也不敢。

谁敢当着公安同志的面去抢东西?那不但脑子不好使,更是嫌自己的命太长。

老姜家也是同样的想法,姜老太千百个不服气。

她一直骂那两人是扫把星,可离开姜家以后,她们的日子凭啥越来越好了?

破鞋就应该被千人踩万人骂,咋可能有出息呢?

可不管这些人心中如何咒骂,姜舒梅接了信封后转身给了李晓秀。

“娘,这钱你拿着。”

小金库里的钱有些是灰色收入,她不能随便拿出来,但这次的可是过了明路,以后村里人也没办法再揣摩为啥她家总吃肉了。

想到这是女儿用命换来的钱,李晓秀没推来推去,眼含热泪地握在手里。

“娘给你存着,等以后嫁人当嫁妆。”

姜舒梅笑了笑,“也行。”

观念的改变是需要潜移默化的,不着急,慢慢来。

人生还有很长,无论对她还是对李晓秀都是如此。

看着姜舒梅如此风光,葛映雪抓心挠肺全身上下都不舒坦。

原本她是村里提起来就羡慕的对象,谁家不说她的订婚宴有派头,希望自家闺女以后也能有这福气。

可现在又都聚焦在姜舒梅身上,认为姜舒梅不靠家里不靠男人,靠自己闯出一片天,这才是真正了不起。

换了旁人也就算了,可偏偏是她的手下败将姜舒梅,这让葛映雪怎么甘心。

和张鹏回去县城的路上,葛映雪沉默不语,张鹏却也奇异的没有说话。

然而葛映雪满腹心事,竟然没发现这一点。

――

摩托车的独特声音在村里响起,来往的人纷纷打招呼。

“姜厂长又从县里回来了?”

“小梅可越来越漂亮了。”

“厂长,你们厂里还招人不?”

姜舒梅停下来,用大长腿支着摩托车往前溜达,一一抬手招呼过去。

“才回来呢。”

“您家孙子也俊得很,看着像观音坐下童子似的。”

“厂里过段时间可能会招,到时候会全村通知的。”

就这样一路走一路寒暄着,姜舒梅到了村长家。

今天出门前李广才专门来找她,让她下午早点过来,说有事要商量。

能让老狐狸这么郑重的事,姜舒梅可不会怠慢。

刚中午就从县里往回赶,路上一点也没耽误。

齐月听到动静迎出来,姜舒梅刚把车停好就被她拉住。

“过来洗把脸,腮帮子上还有泥点子呢,看着和小花猫似的。”

“哪呢?”姜舒梅茫然地摸了摸脸颊,显得很懵懂。

齐月笑着把她拉到水缸边,用瓢舀出来一捧。

姜舒梅自觉地伸手接过,细细洗了手和脸。

原本就漂亮,洗去尘土后像浇了水的鲜花,看着就水灵娇艳。

齐月这才满意,“行了,进去吧,老爷子和客人等你呢。”

能让齐月这么郑重对待,姜舒梅点点头,更上心几分。

刚走到门口,屋子里的吵嚷声已传来出来。

“你这是要毁我清白啊,别和我开这种玩笑。”

那道陌生的声音还未说话,已被李广才打断。

“你是黄花闺女啊?有个屁的清白,就考个试有这么难吗?”

“你以为呢,我虽然是校长,那更得按照规章制度办事吧,别说我不留情面,你去问问,哪个学校能让初中毕业的直接跳到高二?何况你们村的教学质量我还不知道?也就能多认几个字。”

李广才恼怒道,“老邱!你怎么说话呢?”

虽然声音高,但话语里的心虚却压不住。

毕竟李广才也知道村里是啥情况,有文化又会教学的人谁甘心留在这边当老师?工资低不说也没啥前途。

那人也被气笑了,“反正我的后门你走不通,咱们这么多年交情,你也知道我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

李广才还要说什么,姜舒梅已轻轻敲了门。

两人的声音顿时消弭,仿佛做了坏事被抓包般。

姜舒梅带着笑容走进去,仿佛什么也没听见。

“李爷爷,我刚从县城回来,没迟到吧。”

一个精神矍铄的老者坐在李广才身边,见到姜舒梅的第一眼便愣住了。

难道真的是村里水土养人,怎么出了个这么好看的姑娘?

可下一秒邱志更坚定了念头。

美人门前是非多,这女孩实在太漂亮了,男生看到她还有心思学习吗?

姜舒梅将老者皱眉的模样收归眼底,感慨漂亮有时候带来的也不全是正面作用。

不但可能引来流氓,也会天然让人产生偏见。

但姜舒梅不怕,从两人对话中她已经知道了对方的身份,既然李广才费心给她求来了这个见面的机会,她绝对不会浪费。

李广才招了招手,示意姜舒梅走进来。

“这位是县城一中的校长,你该叫一声邱爷爷。”他又看向邱志,“这就是我和你说的人。”

邱志虽然已经做了决定,面上却不会失礼。

他朝着姜舒梅点点头,“小梅对吧,你李爷爷和我一直夸你呢。”

“是吗?我还以为老爷子可嫌弃我了。”

姜舒梅开着玩笑,李广才瞪她一眼,邱志忍不住笑。

“哪能呢,他那是不好意思当面夸你,怕你骄傲。”邱志话题一转,“不过话说回来,我一向是很支持年轻人读书的,学无止境嘛,不管男孩还是女孩,都应该多看书,看书才能明理。”

姜舒梅知道戏肉来了,点头道:“你说得对,所以我才厚着脸皮拜托李爷爷帮我找个能上学的地方,我是希望能好好读书,弥补遗憾。”

“你有这个心自然是很好的,但一口吃不成个胖子,古人说读书之法无他,惟是笃志虚心,反复详玩,为有功耳。可见这种事情也是急不来的。”

“你如果想好好学,不如去县城重新读一年初中,再考到县一中来,咱们一步一个脚印把路走踏实了好不好?”

李广才长长叹了口气,这么多年过去了,老邱还是那副模样,别的事情能通融,却对这方面较真认死理。

他今天把人叫来也是赌个万一,可现在被彻底拒绝了,李广才也没办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