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人人靠大鸡吧

第七十一章 免了半年房租

徐国强看着他们吃瘪的模样,忍不住哈哈大笑。

“瞧瞧,外人都看的清清楚楚,你们也少来演戏。”

徐丽霞忍不住道:“爸,您怎么能这么说,这丫头花言巧语都是为了骗你。”

徐国强笑容收敛,哼了声,“老子的钱想给谁花就给谁花,我乐意!”

外表斯文的徐浩也忍不住喊了声爸,看着老爷子六亲不认的模样,他简直肠子都要悔青了。

当年的事他们的确做的不好,但当年不都这样吗?

徐国强的脖子上被挂着牌子,街坊邻居都看着,那把火眼看就要烧到他们全家。

他们要是不出面跟着一起批,恐怕自己也要遭受同样的待遇。

人都是自私的,在这种时候哪还能论什么亲缘,只想着自己的平安。

可后来时代变了,老爷子从那地方回来以后他们也来认错了,为什么徐国强就非要抓着当年的事不放呢?

过去的事就不能让它过去吗?

徐国强一看这对儿女的表情就知道了他们的想法,“滚,都给我滚出去,你们要再敢过来,我就去你们单位里找领导。”

徐丽霞脸色发白,“您就为了这两个乡下女人,这么对待自己的儿女?”

“狗屁的儿女,富贵的时候老子才是你爹,落魄的时候你咋不知道有这个爹?”

徐国强对他们早就失望透顶了。

的确,那个年代人心险恶,许多人都惶惶不安。

他一开始也没怪孩子。

可后来自己在棚里冬天冻得几乎活不下去,别人都有孩子省吃俭用寄来的棉被过活,只有他只能偷偷将牛粪捡回来点燃取暖。

牛粪也属于共有财产,这行为要是被发现恐怕又是一顶大帽子扣下来。

好在牛棚里的都是可怜人,大家装聋作哑,就这样报团取暖地过活了。

那时候徐国强就下定决心,从以后他就是孤家寡人一个,什么儿女亲人,通通见鬼去吧。

徐国强几乎是最早一批回来的,他拒绝了继续任职,只用手头上的一些资源接济了了一些帮过他的人。

这些人看尽冷暖,回来后有的回到了工作岗位上,也有更进一步的,但彼此之间都没忘了这份情谊。

这让徐老爷子不但在县城,就连在市里和省里也颇有人脉。

他说要去找徐丽霞和徐浩的领导,这件事就不可能善了。

两人终于怕了。

“爸,您现在看不上我们,我也能理解,但我们毕竟是当儿女的,血缘是断不了的,等您有一天卧病在床,也只有我们能给您端屎端尿。”

徐浩的话听着情真意切,仔细品位却又带了股威胁意味。

徐国强冷笑,“放心,我要病到那份上还有国家能管我,不需要你们操心。”

徐浩无计可施,只能带着孩子扭头就走。

徐浩的儿子不过五六岁,此刻见爸爸一脸失望,立刻挣脱了徐浩的手,蹬蹬蹬跑上前踢了徐国强一脚。

“你坏,你欺负我爸爸。”

“小轩!”徐浩急忙拉住孩子,脸色更加尴尬。

小孩子力气不大,徐国强面无表情地拍了拍裤腿。

“你儿子倒是比你强,能护着自己的老子。”

徐浩被说得面红耳赤,一把将孩子抱起来,大跨步地离开了。

哥哥走了,徐丽霞也不好再留。

她不敢再对老爷子说什么,又将炮火转向姜舒梅。

“乡下丫头你给我记着,别被我抓住把柄。”

“您放心,我们乡下人也遵纪守法的很。”

“哼!”

两人都走了,院子里恢复清净。

姜舒梅很不满意,“老爷子您这也太不厚道了,我们就是个租客,可惹不起什么麻烦,那女人离开时的眼神我看恨不得把我和娘当下酒菜吃了。”

徐国强此刻也没了刚才的冷硬,似是被抽掉骨头般,一直挺直的背脊也塌了下来。

说话都变得有气无力。

“今儿这事我也没料到,算了,这半年你们都不用交房租了。”

一下子省了几十块钱,姜舒梅没再说什么。

口头上被骂几句又不掉块肉,实实在在的利益在这摆着。

姜舒梅是个生意人,甚至打算等着对方下次再来找茬,说不定剩下的半年房租也能省了。

当然也只是想想罢了,姜舒梅又不是受虐狂,也没有喜欢被骂的癖好。

姜舒梅把李晓秀拉回屋,“娘您也太傻了,遇到这种事您直接离开就好了,这些人不敢骂老爷子,故意对着你指桑骂槐呢。”

李晓秀摇摇头,“唉,我觉得徐老挺可怜的。”

“也没办法,儿女是当父母的债,有的债是国债正收益的,有点债是赌债越欠越多。”

李晓秀已经习惯女儿口中经常会说点自己听不懂的话了,毕竟是高材生嘛。

她还是觉得徐国强虽然住着这么大的院子,有让城里人都羡慕的待遇,却还是很可怜。

尤其是随着姜舒梅越来越懂事乖巧,李晓秀对比之下,更觉得徐国强的儿女不是东西。

其实在李晓秀看来,老爷子虽然面冷但心肠不坏。

有几次她买菜回来,被隔壁的张丹拉住问东问西打听姜舒梅,手足无措时也是老爷子出面冷嘲热讽了几句,让张丹灰溜溜地离开了。

虽然每次李晓秀道谢时老爷子都是不屑一顾的模样,但她还是很感激。

姜舒梅看不得娘为别人发愁的模样,笑嘻嘻地从包里拿出月考卷。

“您看,我这次考试考了全校第一。”

李晓秀的注意力果然立刻被转移了,“真的啊!”

“那还有假,我的名字还挂在县一中校门口的光荣榜上呢。”

李晓秀惊喜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站起身到处找地方,打算把女儿的卷子贴到墙上。

“明天我就去县一中门口看看!”

李晓秀激动不已,在屋子走来走去,总算选好了一面墙。

“妮儿,来给娘搭把手,咱们就贴到这。”

“成!”

“今晚娘给你熬鸡汤,好好补一补,最近每天晚上都看书,苦了你。”

“这有什么苦的,哪里比得上娘您干活苦。”

李晓秀贴好卷子后便出门买菜,回来喜滋滋地做好饭,脸上的笑容格外灿烂。

“对了,我给徐老爷子送一些过去。”

李晓秀还是心善,想到自己和女儿欢欢喜喜,那边却孤孤单单,也是不落忍。

一碗鸡汤而已,姜舒梅很是大方地点头,毕竟老爷子今天可是给免了房租呢。

然而李晓秀敲了许久的门,也不见有人开门。

姜舒梅一直在家,自然知道老爷子没有离开,更何况就算出去转转,大晚上也应该回来了。

砰砰!

“徐老您在吗?”李晓秀继续敲门,还是无人应答。

姜舒梅哎哟一声。

“完了,老爷子不会自杀了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