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人人靠大鸡吧

第八十八章 干个体户?

这次姜舒梅实在赚了不少钱。

毛衣加上后面新批次的,数量有五百多件。

每一件以35元的价格拿到手,当然,每卖出去一件还要多给自己10%的提成,也就是3.5元。

卖出去的价格则普遍为55-58元,中间扣除给张婶的成本,算下来每件净赚至少20元。

再加上张婶那边的谢礼,零零总总加起来,姜舒梅发现手里的钱加起来竟然足有一万多。

这还是给了赵顺子和寒小枫“演出费用”以后的利润。

赵顺子一开始没要,非说这个钱就当这次交学费了。

还是姜舒梅非说在商言商才让赵顺子勉强收下。

至于寒小枫这实诚丫头更是不想要。

“小梅你这次不但帮了我,更帮了我全家一个大忙,我怎么还能要你的钱呢?”

姜舒梅忍不住笑了,揪了揪寒小枫苹果似的脸蛋。

“你这丫头是不是傻啊,我不是为了帮你明白吗?我是为了赚钱。”

寒小枫固执地摇摇头,“你这么聪明,想赚钱肯定有特别多的办法,这次风险这么大,万一戏没演好或者被人看出来了,衣服肯定都得砸到你手里,我又不傻,肯定知道你的好。”

“你就是傻。”

姜舒梅哭笑不得,实在是没招了。

“这样吧,这钱你先收下,等后面还有用。”

“什么用啊?”寒小枫总觉得这是姜舒梅为了骗自己收下找的借口。

但姜舒梅却真的有打算。

她以前从来没涉足过服装生意,虽然以前总是听别人说这是一门暴利行业,却也只是道听途说。

可这次姜舒梅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

自己在鹏城累死累活,也不过就赚了两千多。

可这次短短几天时间,她竟然摇身一变成了万元户。

当然这次的事件偶然因素比较大,姜舒梅也是占了穿越者的便利条件,想出了一个另辟蹊径的营销手段。

但无论如何她是真的心动了。

寒小枫的性格天真烂漫,更像一个艺术家,事实证明她设计出来的款式的确很有销路。

不然也不可能风靡起来。

营销是一方面,产品才是硬道理。

而寒晋这边也有批生产线的渠道,或许可以从厂子里脱离出来单干。

再和服装厂签订合同,用他们的生产线批量生产衣服。

姜舒梅把这个想法说了出来,寒小枫目瞪口呆。

“小梅,你17岁的生日还没过呢,已经想着要自己开店当老板了?”

姜舒梅笑了笑,“赚钱要趁早嘛。”

“这件事太大了,我得回去告诉爸。”

那肯定啊,姜舒梅专门给寒小枫说,就是为了让她当传话筒的。

不然这丫头还能自己拍板决定了不成?

回家后,寒小枫将这件事告诉了父母。

说话时正在饭桌上,寒晋手里的筷子一下子没拿稳,顺着桌边滚到地上。

蒋柔也没顾上说他,干笑道:“听岔了吧。”

这姑娘才多大啊?怎么就想着自己当老板了呢。

哦对,人家以前本来就是厂长。

可自己当也就算了,怎么还想着把他们一家都给拉入伙?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也就寒小枫和姜舒梅关系好,对方刚刚帮了家里大忙。

不然换一个人这么说,非得被打出去不可。

放着铁饭碗不端,去当个体户。

这年头个体户可是被人看不起的存在。

这简直是坑人嘛。

寒晋从地上终于把筷子捡起来,用袖子擦擦。

“她倒是真能说这种话。”

姜舒梅的胆大包天显然给寒晋留下了深刻印象,她立下军令状时踌躇满志的模样仿佛就在昨天。

寒晋后面自己也算了笔账,姜舒梅这次可真没少挣钱。

至少大几千,说不定还能上万。

这让姜舒梅以后说的每一句话都增添了十分的可信度。

看着老公的模样,蒋柔有点急了。

“你不会真打算辞职吧?”

都知道个体户赚钱多,可社会地位不高啊。

以前都说士农工商,现在也是工人最光荣。

反正做生意敢个体户的总是排在末端,而且谁知道过两年会不会又不让干了?

厂长丁飞白想方设法要把寒晋给弄走,要知道寒晋打算自己辞职,估计晚上睡觉都能笑醒。

“你别急赤白脸的,我也没说要辞职。”寒晋摸了摸下巴,“我觉着不然让小枫去和她朋友合伙做生意?”

“小枫?”

不是蒋柔看轻这个女儿,但人家都说无商不奸,寒小枫要是去做生意,怕是能把自己都给卖咯。

“担心啥,有姜舒梅看着呢。”

寒晋认真道:“小枫你现在也没什么事做,其实开个店挺好的,你问问她咱家要出多少钱,我手里头有多少肯定都拿出来,绝对不会含糊,厂子那边我还是干着,也方便搭桥牵线给你们弄生产。”

寒小枫自己都傻了,指着鼻子。

“让我去?”

蒋柔渐渐回过味来,也觉得似乎能试试看。

小枫天天呆在家里画画也不行啊,得去外面接触社会。

姜舒梅能看得出来绝对是个可以信任的朋友,这次还给了小枫分红呢,也没居功自傲。

父母都这样说了,寒小枫咬了咬牙。

“行,那我试试看。”

心里却惶惶不安,她这样的也能做生意吗?

小梅知道了会不会嫌弃自己啊。

唉,她好像有点笨,之前读书的时候就感觉智商不够用,到时候不会害的小梅赔钱吧。

当晚寒小枫没睡好,第二天一大早顶着黑眼圈来到徐大爷家。

“小梅,是我。”

听到敲门声,姜舒梅放下牙刷杯去开门。

“你这眼睛怎么了?没睡好啊。”

寒小枫支支吾吾,“我昨天问了家里,爸他不方便辞职,所以让问问,能不能让我跟着你一起做生意?”

姜舒梅不禁笑了。

“当然没问题,我一开始就打算拉你入伙呢。”

其实姜舒梅已经猜到寒晋不太会辞职。

八十年代初期能放下工作下海经商的毕竟是少数,年代末倒是多一点。

但那些人已经很难抢占到先机了。

至于九十年代下岗潮那一批更是迫于无奈,大多只能跟在别人身后喝汤。

做生意就是这样,得有前瞻性的眼光。

不然除非碰巧站在风口,否则很难起飞。

寒晋这人是有能力的,但眼光还是有局限性。

所以说之前的失败也并非全因为运气不好,还是寒晋的决策有误。

好在姜舒梅一开始想真正拉拢的就是寒小枫,只是担心她家不同意,故意提了个为难的要求。

果不其然,寒家退而求其次,让寒小枫入伙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