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人人靠大鸡吧

第十四章 说服李广才

姜舒梅是个实干派,肥皂造好后第一时间和李广才接了头。

这位老人虽然看着不管事了,但几十年的人脉在,要办厂绝对绕不开他。

李广才把手中的肥皂翻来覆去地看,仿佛能看出花来。

“真是你做的?你自个做的?”

姜舒梅调侃道,“我哪有本事买呢?说句实话也不怕您笑话,我手里连粮票都没,最近还打算用肥皂换点。”

李广才大手一挥,“这事你不用担心,我去给你换,保准不让你吃亏。”

肥皂可是个稀罕物件,虽说李广才平日处事不偏不倚,但遇到这种事肯定还是紧着自家亲戚。

当然换给姜舒梅的东西和票也不会少。

“成啊,我还嫌自己一家家换麻烦呢。”姜舒梅乐的方便,“不过我手里的存货也没多少了,后续是让我一个人弄小作坊还是厂子里一起赚钱,都是您一句话的事。”

李广才一双皱纹遍布的眼睛盯着姜舒梅,“你真的愿意把方子贡献出来?”

“这是咱一早就说好的事,您帮我分了家,我不会食言。”

看着姜舒梅坦坦荡荡的模样,李广才不由得露出笑容。

“好姑娘,以前是我错看了你。”

“您不用先夸,我丑话也要说到前面,这方子不难,我也愿意拿出来给村里,但具体细节得我自己把控,不能拿我当梯子,事成了欺负我年龄小把我一脚踹开。”

李广才摸了摸下巴,他都怀疑这丫头这么聪明,以前怎么会做出那么多荒唐事了。

“你的意思是,这厂子你要负责?”

“对!”姜舒梅胸有成竹,“换成别人我不放心,我说过这东西其实造起来不难,很快能被人学会,我不想等全村人都会了以后大家一起打价格战,那纯粹是费力不讨好。”

李广才愣了下,“什么战?”

姜舒梅咳嗽一声,“就是每家每户学会后,肥皂太多卖不出去,只能比谁家价格低,最后白白抬高了原材料的价格,没人能真正赚钱。”

李广才的脑子也挺好使,一下子明白了姜舒梅的意思。

“你来管的话,能保证方子不外泄?”

“至少能保密个一年半载。”姜舒梅斩钉截铁道:“后面我也会研究出新的东西。”

姜舒梅能保证自己有更新迭代产品的能力,只要给她一个发展期,后面的事情就能顺理成章地发展下去。

李广才再看姜舒梅的眼神有些不一样了,平心而论,他从来没想过让这个十六岁的小丫头管理厂子。

当然也没想着让姜舒梅白白把东西贡献出来,那也太亏心了。

用一笔钱来买断是最好的方式。

可看着姜舒梅侃侃而谈的模样,李广才又迟疑了,他活了大半辈子,一个人到底有没有把握还是能看出来的。

“可你就凭着一个方子就来管一个厂,大家也不会服气。”

李广才的话语已经有所松动,开始将可能遇到的困难拿出来讨论。

姜舒梅挑眉,要是生活在现代,她还能和李广才讨论一下技术入股和股权分配之类的商业方案,甚至不惜签一个对赌协议去说服对方。

但那种方法拿到现在显然不适用。

她只能用实打实的东西证明自己。

说到底也是年代限制,姜舒梅在“穿”来的第一天就了解过,这年头还没出现小额贷款。

不然她一开始就会想办法借到钱,然后分家、办作坊,也不需要通过李家父子来曲线救国。

现在她也只能用自己的方式说服对方。

“只要您能帮我把钱批出来,我会证明自己有能力去管这个厂。”

“怎么证明?”李广才全然没把姜舒梅当成个普通小姑娘,很认真地询问着。

“给我两周时间。”姜舒梅竖起两根手指,“您先筹备厂子,规模一开始不用太大,十来个人就够,但我尽量要女孩或者没经济来源的女人。”

李广才深深地看了姜舒梅一眼,“你自己还是泥菩萨,就想着要帮别人了?”

姜舒梅没有多解释,她提的要求并不仅仅是因为同情心,也有很多其他的考量。

制肥皂并不是力气活,更多是精细配比。

女人在这方面更加细心,也更可靠。

而没有收入的女人和生活在农村从小被家里忽略的女孩更会努力抓住机会,能将厂子当成救命稻草,不会轻易出幺蛾子。

“行了,这两周你就想办法去证明自己吧,其余的事情我来弄。”

姜舒梅笑容灿烂,“成,谢谢李爷爷。”

看着姜舒梅离去的背影,李广才咂摸两声,还是忍不住感慨一句。

“这丫头挺厉害啊。”

李大贵从隔壁屋子出来,“爹,难道你还真打算让她管厂子?”

“这不都已经说好了吗?只要她能服众,我也不会多插手。”

李大贵不可思议地摇摇头,姜舒梅的形象在他心中简直是一天一变。

最开始因为村里传言和种种乱七八糟的事情,提到这丫头只有一个烦字。

后面去处理分家,又觉得怪可怜。

可越到后面越发现看不穿姜舒梅,她似乎比所有人想象的还要有本事。

难道死过一次后开了窍?

李大贵摸了摸脖子,目光不由得朝自家房梁上看去,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突然老爹一巴掌糊了过来。

“发什么呆?你今晚算算村里的钱,这事早点给落实了,只要肥皂能量产,咱们村也算有进项了,今年我看好几个姑娘都嫁给邻村木材厂里的了,说出去都跌份。”

李大贵莫名其妙挨了一巴掌,只能摸摸后脑勺,老老实实去干活。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村里可能要建厂的事很快被人注意到了。

这下李大贵家简直成了兵家必争之地,来来往往全是提着篮子来送东西打探消息的人。

李大贵虽然不是老爹那样的老狐狸,但几年村长当下来,也不是愣头青。

关系好的来了就打太极,说话滴水不漏。

关系一般的家门都进不了,直接让媳妇给打发了。

在李家关门谢客时,姜舒梅也没有闲着。

她看准的目标绝不会动摇,既然话已经说出去了,自然要一口唾沫一个钉。

姜舒梅必须证明自己的能力,也要让旁人彻底服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