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人人靠大鸡吧

第一百一十三章 有多漂亮

听到姜舒梅的话,领头人一惊。

等看到只有两个人后表情转为轻蔑。

这不跟送菜一样?

何况其中一个看着就是个小白脸,肯定不耐打。

出于对江烨长相的莫名嫉妒,男人提着棍子就冲了上去。

江烨快狠准,一脚把人踹倒在地。

男人坑也没来得及坑一声,径直趴在地上。

江烨叮嘱林天乐。

“店里的东西别打坏了。”

林天乐把拳头捏的咯咯作响,冷笑道:“放心,就这么几个小家伙,还不够开胃的。”

小混混们大怒,将手里的棍子舞的虎虎生风,狠狠砸下来。

还没到近前,已被林天乐稳稳接住。

伸手一拧,对方手腕剧痛,不由自主地松开手。

沦为给林天乐送武器的工具人。

江烨顺手从旁边拿了个挑衣服的杆子,塑料做的,在他手里却和伏虎棍似的。

根本没有人能近身。

这几个小混混虽然拥有丰富的街头斗争经验,但面对练家子出身的江烨和林天乐,显然全身上下都充满破绽。

不到十分钟,战斗解决。

姜舒梅看着熟悉的场景,颇为无奈。

这不是自讨苦吃嘛。

她就没见江烨打架输过。

大概这就是童子功?

和往常一样,这些人被送到了派出所。

他们和姜舒梅都成老熟人了。

一见着人就准备做笔录了。

“这次又是怎么回事?图财还是图色的?”

姜舒梅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通,那边了然。

“收保护费的吧。”

姜舒梅的店铺人气旺,想也知道会有不开眼的要占便宜。

之前一直平安无事,现在冒出这些牛鬼蛇神也不奇怪。

姜舒梅觉得不太一样,“一般收保护费都得先礼后兵,倒像是故意找麻烦的。”

段年若有所思,“没事,我们会再仔细问问的,绝对不放过任何一个坏人。”

再看向姜舒梅和江烨,又忍不住笑。

“这都第几次英雄救美了?”

姜舒梅解释道:“我是专门拜托江大哥帮我看店的,就怕有人找麻烦。”

段年笑嘻嘻的,“明白明白,都是缘分嘛。”

要放在以前,姜舒梅也不在意。

可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有鬼,怎么越听越觉得心虚呢?

果然是问心有愧了。

不过说笑归说笑,该走程序还是要走的。

姜舒梅做完笔录后,那边的审讯结果也出来了。

段年皱着眉头,“是看这家店不顺眼?”

一听就是借口,或者说这群人连像样的借口都懒得找。

虽然身手不行,但这些人显然处理这些腌臜事很有经验。

反正咬死了说是打架斗殴,甚至打算把江烨和林天乐也攀扯进来。

好在服装店里有不少目击者,都可以证明这群人是蓄意挑事的,姜舒梅这边都是正当防卫。

不过再问也的确问不出什么。

这次的事没造成什么严重后果,店里安然无恙,江烨和林天乐身上连个擦伤都没有。

反倒是被送来的几个混混鼻青脸肿,看着惨兮兮的。

面对这种情况,故意伤人是肯定是定不了的。

顶多因为扰乱社会治安被关上几天。

这对他们来说不痛不痒,压根没放在心上。

自然不会坦白从宽。

面对这种滚刀肉,段年也无可奈何,只能警告他们。

“出去后好好做人,要是再敢捣乱,可不是这么轻的事了。”

这群人哪里还敢去啊,这是嫌命长非得去当沙包啊?

领头人都有点恨上蒋兵了,他们不但要被关几天,还白白挨了这顿打。

出去后非得多问他要点钱不可。

但到底是没把人交代出来。

这群人没交代,姜舒梅等人却心知肚明。

虽然没造成什么后果,寒小枫还是很气愤。

“虎毒还不食子呢,这人一点良心也没有,真的敢来砸店。”

最可气的是明知道是他找人来捣乱,最后还能全身而退。

太混账了。

姜舒梅给寒小枫顺毛,“没事,至少那边知道来店里闹是没用的了,狗急跳墙,可等着跳过墙进了院子里才好收拾呢。”

寒小枫无奈,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在心里画圈圈诅咒蒋兵。

蒋兵的日子不好过。

他眼巴巴地等着,却没等到好消息。

只等来了几天后这群人找上他。

为了掩人耳目,蒋兵戴了顶毛线帽,又用围巾把整张脸给遮住。

左看右看,来到一条没人的巷子里。

刚到地方就被人拽住领子,恶狠狠地怼到墙上了。

“你们干什么?”蒋兵惊慌失措,又有些不解。

领头男人指着脸上的伤,没好气道:“不厚道啊,还说店里就几个女孩?妈的是龙潭虎穴啊,我和兄弟们差点折在里面。”

蒋兵艰难地站直身体,“有话好说啊,我也不知道里面有别人。”

“呸,你倒是动动嘴皮子就行,医药费拿来,老子可不能白白为你卖命。”

蒋兵还想说什么,却被几个人按住,把兜里的钱全都搜出来了。

领头人把钱包掏空,空皮包摔在蒋兵脸上。

“本来想给你留点纪念,看在这些钱的份上放过你。”

蒋兵本身也长得高大,却完全是花架子,被这些人威胁也一动不敢动,只能认怂当孙子。

他是万万没想到,事情没办成,自己竟然又被打劫了。

这事还不能报警。

就在蒋兵恐惧夹杂着恼怒时,突然听到旁边传来声音。

“哟,这不是老孙吗?怎么到我的底盘来了,捞过界了吧。”

领头人扭头,看见是谢仁带着几个兄弟朝这边走来,脸色明显不对了。

“谢哥你别误会,我没收保护费,是私人恩怨。”

谢仁上下打量着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蒋兵,感兴趣道:“怎么说?”

“他让我去教训一个叫姜舒梅的人,结果特么的差点翻车了。”

身后的几个人听了腮帮子都疼,您这说的也太含蓄了,这叫差点?

车都翻到姥姥家了好不好。

谢仁眼眸微眯,“姜舒梅?”

又听到这个名字,倒是让他有些在意。

“这姑娘很能打?”

“害,不是,人身边有护花使者呢。”

想起江烨的狠辣,老孙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又给自己找辙。

“谁让姑娘长得漂亮呢,管闲事的人就多。”

就连派出所那几个明显也都认识姜舒梅,还警告他们来着。

听到这句话,谢仁不由得笑了。

“长得漂亮……有多漂亮?”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