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人人靠大鸡吧

第七十六章 天王盖地虎

纷乱的车厢里,每个人车厢号码不同。

有人往前挤,有人往后冲。

沙丁鱼罐头般,让呼吸都变得艰难,更何况这些乱七八糟的味道直冲鼻子,更是难受。

这时候耳朵里乍一听开水两个字,立刻往旁边躲了躲。

生怕在这混乱的地方烫了层皮,到时候说不定找人赔偿都找不到。

趁着有人让出来的方寸之地,江烨一鼓作气往前挤过去。

姜舒梅拽住他的衣角,沿着对方开辟的道路也跟着过去。

好在有江烨用身体开路,两人总算能行动了。

不过后面的人也跟着往前挤,姜舒梅整个人几乎变成一张饼贴在江烨身上。

衣角差点拽不住,姜舒梅咬了咬牙,索性环住江烨的腰。

要是平常江烨肯定能有点别的想法。

但此刻他根本来不及体验后背的感觉,整个人像冲锋打仗似的不敢停。

等江烨过去后才有人反应过来。

“啥热水?没见着啊。”

“哎呀别挤了,我家的小羊羔子都要挤死了。”

姜舒梅听了一耳朵,心中直呼好家伙。

没想到这玩意竟然也能带上来,这年头的火车可真是无奇不有。

好在姜舒梅很快感觉到前面的人渐渐少了,江烨把行李放下来,又继续去牵姜舒梅。

“快到了。”

现在人少,按理说牵手根本没必要,但江烨做的太自然,姜舒梅稀里糊涂还是伸了手。

“江大哥,您订的是卧铺啊?”

听说八十年代火车站都很少往外卖卧铺票,都得靠关系才能拿到手。

江烨果然不同凡响啊。

“路远,你也好不容易出一趟门,卧铺方便点。”

姜舒梅有点不好意思,听江烨这口气,如果他一个人出门,恐怕也只能坐硬座。

“对了,火车票多少钱,我现在给你。”

江烨挑眉,“等这趟结束后,所有开销一起算吧。”

“也行。”

姜舒梅点点头,等江烨终于找到两人的卧铺位置,松一口气。

现在可宽敞多了。

卧铺车厢里的人看着也档次不同,大部分都是穿着的确良衣服的,也没出现带那些乱七八糟东西的人。

姜舒梅不用担心这段路得和鸡鸭共处了。

家禽吃起来当然好吃,但要共处一室还是算了吧。

“江大哥,火车上……”

姜舒梅还没说完,江烨抬手比了个手势。

“我们也认识挺久了,别总这么叫,换个称呼。”

姜舒梅从善如流,笑意盈盈道:“那我怎么叫,直接叫您江烨?是不是有点没大没小。”

“挺好,就这么叫吧。”

“哎,江烨!”

姜舒梅叫了声,明明是从旁人口中听过千百遍的名字,听在江烨耳中却有所不同。

“嗯,刚要问什么?”

“火车上在哪买饭?餐车在附近吗?”

姜舒梅听说过八十年代火车上还不是流水线弄出来的饭盒,而是专门请了大师傅来做饭的。

只收钱,不要粮票。

去鹏城以后可不能再用当地的粮票了,李晓秀专门去换了许多全国通用粮票。

但这东西价格高,别人手上的存货也不多,姜舒梅出门在外得省着点用。

这才打起来火车餐的主意,说不定能囤两份等下车以后吃呢。

江烨一听就知道这丫头在想什么。

“放心,去了鹏城以后不怎么会用到粮票。”

“啊?”姜舒梅讶然。

于是江烨给她讲了讲外面的情况。

现在很多地区还在使用粮票,但也能明显感觉到,随着改革开放,曾经的计划经济那一套已经不怎么实用了。

家家户户都开始有了盈余。

粮票固然有用,但在黑市已经半公开化的状态下,钞票似乎更有用。

而鹏城作为试点区域,已经出现了物价体制改革的视线,用粮票的人越来越少,用钱的越来越多。

江烨猜测道:“或许再过一两年,鹏城便会彻底不用这些票证,全国的其他地方应该也差不多慢慢适应。”

他想了想,继续补充道。

“其实不仅仅是票,以后应该也会允许自由交易,黑市虽然会被取缔,但也会由政府出面规范化,颁布统一的物价标准避免起纠纷,总的来说这是一个做生意的好时机。”

姜舒梅听完后忍不住小心翼翼地看着江烨。

“天王盖地虎?”

江烨:“?”

想了想,江烨记得这好像是样板戏里的一句,怀着纳闷的心情接了句。

“宝塔镇河妖?怎么了?”

姜舒梅拍拍胸口,“没事,我就突然想起来这么一句。”

吓死了,她还以为江烨和她一样是穿越人士了。

这眼光简直绝了。

虽然姜舒梅作为理科生,并不是特别了解票证取消的具体时间。

但她敢肯定江烨的所有设想都会实现。

江烨的目光似是已经穿透现在,看到了两三年后的变化。

姜舒梅还是同样的疑问。

这样一个人,在未来怎么会默默无闻?

他不但抓住了最好的时机,还有对未来的洞见。

在周围人按部就班还在以为进厂当工人就是最好的出路时,江烨却已经习惯去各地奔波打通渠道,拿到最紧俏的货物。

这样的能力何止万里挑一?

摇摇头,姜舒梅又不敢肯定,自己所知道的未来就是真正通向的未来吗?

说不定她也只是进入了一个相似的平行世界罢了。

想到这里,姜舒梅突然一愣。

“又怎么了?”江烨皱眉看向女孩。

这丫头今天奇奇怪怪的,之前突然冷不丁冒一句戏词也就算了,可现在双眼发直又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

不会生病了吧。

“江大哥,不对,江烨。”姜舒梅修改称呼,“你以后去沪市,可以带上我吗?”

姜舒梅到这个年代后第一次考虑到这个问题,想要知道这是不是自己所在的那个世界,其实方法很简单。

她从小生活在沪市的一家孤儿院里,虽然按照年龄推断,现在的“自己”还没有出生。

但那家孤儿院却在当地历史悠久,姜舒梅如果去沪市,正好可以去看看那家孤儿院的情况。

甚至……

姜舒梅咬了咬下唇,好让自己保持冷静。

她甚至可以去找找看可能存在的线索,说不定就能知道自己的父母到底是谁。

又为什么会让她一出生就变成了孤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