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人人靠大鸡吧

第一百一十六章 君子好逑

这件事姜舒梅是放在心上的,第二天一大早找到林天乐。

“林哥,我想让您帮我介绍两个保镖。”

院子里,林天乐和赵顺子刚刚起床。

两人一听这话忍不住笑了。

赵顺子打趣道:“看来我是真得喊一声梅姐了,现在生意做大了,保镖都得配置两个,你看我怎么样?”

被林天乐一把拍开。

“得了吧,别往自己脸上贴金,等真遇到危险,小梅总不能和你比谁跑得快吧。”

别看这小子做生意是块料,要论打架根本拿不出手。

不然从小到大也不会被人欺负了。

赵顺子讪讪然不说话了。

林天乐正色道:“身手好的我认识一些,但是价格也不低,你要是担心存取钱被人盯上,提前和我说一声,我给你当保镖就成,免费的。”

姜舒梅解释道:“我是担心被盯上了。”

姜顺梅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说了,赵顺子倒吸一口冷气。

也幸亏姜舒梅聪明,要换一个女孩惊慌失措下把对方错当好人,万一再带到家门口,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林天乐皱起眉,“你详细说说,这人长什么样?”

“没有明显特征,五官很普通,但个子不算矮。”姜舒梅突然想起来,“对了,他的脖子上靠近耳朵的地方有一块红色胎记,应该是胎记吧。”

姜舒梅说不好,万一人家那是吻痕呢?

林天乐放下刷牙缸,严肃道:“应该是谢仁。”

赵顺子显然也知道这人,“靠,谢仁真是越混越回去了,竟然还搞这套。”

“他是谁?”姜舒梅很纳闷。

林天乐大致做了个总结。

“不是什么好东西,他爹是杀人犯,在他小时候就吃了花生米,他也走上了这条路,外表看着不显,手段挺狠。”

林天乐没往深里说,也是不想吓着姜舒梅。

实际上谢仁比他描述的更不是东西。

这人是出了名的不要脸也不要命,和人抢地盘的时候真敢拿砍刀往人脑袋上招呼。

那些出来混的不过是混口饭吃,哪有谢仁这么搞的。

久而久之被他打下来挺大的地盘,别人也不愿意和他对上。

谢仁脖子上是有块胎记,有人开玩笑说这是见的血太多凝成的,足以看出来谢仁的道行。

赵顺子喃喃自语,“被他盯上麻烦挺大的,这人跟狼似的,认准目标轻易不改。”

姜舒梅很是无奈,“我也不知道怎么惹上这位的,冷不丁冒出来了。”

林天乐擦了擦脸,甩了甩脑袋上的水珠。

“小梅你先去上课吧,那人虽然混蛋也有点小聪明,知道界限,是不敢闹到学校惹麻烦的。我现在就去找人,等放学了带给你看看。”

姜舒梅再三感谢,“麻烦林哥了。”

“小事。”

林天乐穿上外套,连早饭也不吃就准备出去找人了。

谢仁这小子做事不择手段,姜舒梅的担忧完全是有道理的。

到这时候林天乐又感慨江哥不在。

否则以江哥的人脉和手段,肯定能想出一劳永逸的办法。

哎,这就是劳心和劳力的区别。

――

虽然担心,但姜舒梅还是认认真真地上学去了。

她相信林天乐的判断,那人是不敢闹到学校里的。

毕竟学校受学校的重点关注,谢仁但凡有脑子,也不会选择在这里发难。

谢仁的确不会闹到学校里,但他却在校门口等着姜舒梅。

手里捧着一束玫瑰,头发不知道抹了多少发胶,朝后梳成大背头。

旁边的兄弟有点不服气。

“谢哥您何必为这个女人花这么多心思,我看她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马六撇了撇嘴,“行啦,知道你是为昨晚的事不舒服,人家小丫头聪明能有啥办法,不然也不能当全校第一啊,谢哥也不能看中啊。”

谢仁笑了声,把手里的花束小心翼翼地调整了角度,确保姜舒梅出来后能看到最鲜艳最饱满的几朵。

“你这话倒是没说错,我还第一次遇到这种姑娘,以前那些庸脂俗粉比起来没意思透了。”

姜舒梅就像他手里的玫瑰,娇艳欲滴是外表,想要轻易采撷,却会扎的你手指出血。

够美,够辣。

他的心情不错,姜舒梅出来后看见谢仁的一瞬间,心情却糟透了。

这人还真是阴魂不散,也不知道怎么打听到她在县一中上学的。

谢仁捧着花走过去。

“姜小姐,又见面了。”

他这是和电影里学的,尽量让自己显得彬彬有礼。

姜舒梅却没接花,只皱眉看向谢仁。

“你到底想怎么样?”

谢仁也不生气,把花递给身后的人。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是高材生,应该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吧。”谢仁笑盈盈的,“我在追求你嘛。”

姜舒梅只觉得厌烦。

“您是谢先生对吧,我不喜欢你,也希望你真的当一个君子,不要纠缠我。”

谢仁乐了,“没想到你已经打听到了我,是不是也对我有意思?”

姜舒梅不说话,她知道自己但凡说一句,对方肯定又有四五句接上来。

根本没完没了。

谢仁挑了挑眉,似是有些失望。

“不管怎么说,我是真心喜欢你的。”

“喜欢?你对我根本不了解,怎么谈喜欢。”

谢仁笑着道:“我对你一见钟情,你相不相信,是上天注定我要喜欢你。”

所谓一见钟情,不过是见色起意。

至于上天注定什么的,姜舒梅当然不会信。

这人多半有病,还病得不轻。

谢仁闹出的动静不小,来来往往不少学生都看了过来。

葛映雪也看到了这一幕。

她忍不住勾起嘴角,近日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

被这种流氓头子看上,可以想见姜舒梅的心情有多郁闷。

呵,活该,让你长的跟个狐狸精似的。

就在姜舒梅眉头紧锁,考虑着要不要直接翻脸后躲回学校时,谢仁身后传来声音。

“强迫小姑娘算什么本事,谢仁,要么我跟你回去得了。”

姜舒梅面上一喜,“林大哥!”

林天乐朝姜舒梅点了点头。

他身边跟了两个孔武有力的男人,三人一起走到谢仁一群人面前。

两方对峙,谢仁搓了搓手指头,他认得林天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