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人人靠大鸡吧

第一百零四章 试一试

姜舒梅想来想去,总觉得这种可能很大。

虽然听起来荒诞不经。

但有时候排除不可能,剩下的就是真相。

不过这种事情除非葛映雪自己承认,不然姜舒梅也不可能得知真相。

话说回来,无论对方到底是什么情况,姜舒梅也并不害怕。

命运赠送的礼物并不都是幸运,有时候也是灾祸。

葛映雪招摇过市,恐怕没想到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这次的地震并没有导致太多损失,毕竟震级不算很高,只在短时间内造成了一些恐慌。

在政府的调节下,大家很快回到了原本的生活中。

但葛映雪的生活却就此改变。

因为成功“预言”了地震,葛映雪在学校内名声大作,甚至连校外的人隐隐约约也听说了。

就连县一中的老师偶尔见到葛映雪,也心中犯嘀咕。

“映雪,咱们关系一向好,你能不能帮我看看,我爸最能运势怎么样,他们厂子里评选优秀,他能不能评到?”

“这是我妈让我带给你的,家里的一些心意,你今晚来我家玩嘛,我爸妈都可想见你了。”

被学生围在中间的葛映雪面露得意。

她甚至开始后悔,之前怎么没想到这种方法。

明明有着“先知”的优势,可是她以前竟然没有好好利用起来。

实在是可惜。

好在现在一切都不晚。

姜舒梅即便有天才的称号又能怎么样?

等自己预言的能力出名后,再有权势的人也得捧着自己。

到时候想要什么得不到?

姜舒梅远远看到这一幕,眸中浮现一丝讥诮。

而后视而不见地继续朝着教学楼走去。

却被葛映雪拦住。

“姜舒梅,你现在相信我了吗?”

姜舒梅朝旁边走了两步,“别挡路。”

葛映雪哼了声,旁边的人立刻拦住姜舒梅。

她们现在对葛映雪十分信服,自然而然甘愿充当狗腿子。

“我之前说了,你和你娘都是寡妇命,天生克夫。”

葛映雪话音未落,旁人看向姜舒梅的目光已有所不同。

姜舒梅却突然笑了,“寡妇命?葛映雪,你别信口雌黄了。”

她上前两步,在葛映雪耳边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低声说着。

“你说奇怪不奇怪,我爹按理说早就死了,最近突然又来找我了,看来你说的什么寡妇命根本就是假的嘛。”

“他现在可有钱了,说要接我和我娘享福呢。”

剧情已经进展到这一步了吗?

怎么可能?

葛映雪面色一僵,而后很不服气道。

“你以为他找他是什么好事?还享福,真是嫌命长。”

“我的预言绝对不会错,你等着吧,就算他现在没死,几年后也照样会死。”

姜舒梅笑了笑,从葛映雪身边走过。

或许是因为有些事情脱离了自己的想象,这一次葛映雪并没有再拦住姜舒梅。

却不知道姜舒梅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

她不过是诈一诈葛映雪,却得到了不少重要信息。

看来姜青山的确没有死。

而且这个男人这么多年没有找来的原因,很有可能像姜舒梅猜测的那样。

或许是得到了什么机缘。

又不愿意让余晴村的亲人知道。

姜舒梅越来越觉得葛映雪很好用。

啧,简直是一个人形bug。

只可惜她自己却不会利用这个能力,只会装神弄鬼。

意外探听到一些信息后,姜舒梅心情很好地离开了。

葛映雪看着姜舒梅的背影,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却又说不出来。

“映雪。”

张鹏走过来,很自然地牵住葛映雪的手。

“我给你带了早饭。”

葛映雪对张鹏近来的识相很满意。

“谢谢鹏哥。”

早读铃响起,葛映雪身边的人一哄而散。

张鹏和葛映雪朝着教室走去。

“映雪,我以后真的会变成大老板?”

“这还有假,你的事业做的可大了。”葛映雪和张鹏十指相扣,浑然不顾此刻两人正在校园。

路过的老师欲言又止,最终也只能摇摇头走了。

“可是个体户多被人看不起啊。”

葛映雪撇了撇嘴,“那是以前,以后谁有钱就是王道,笑贫不笑娼,当老板的才厉害呢。”

张鹏微微一笑,“真好,幸亏你在我身边。”

葛映雪美滋滋的,“那当然,我肯定会陪着你嘛。”

她一开始接近张鹏,是因为这是书中有名有姓的人物里,她唯一能在前期接触到的目标。

但后来却是真心喜欢上了对方。

毕竟张鹏身材高大又五官端正,再加上未来的事业加成,葛映雪是真的觉得自己很幸运。

能穿到这本书里,又认识了张鹏。

然而她却没发现,张鹏若有所思的表情。

他在回想,似乎葛映雪一开始见到自己的时候,眼神中就有种势在必得。

这个女人对自己到底是喜欢,还是因为知道了他未来的成就?

葛映雪不知道,但她暴露了自己的能力,却没有办法看透人心时。

她的未来也将因此改变。

身边的人更会各怀心思,将她利用到底。

――

姜舒梅在知道姜青山未来有可能真的来找自己时,她决定先下手为强。

毕竟被动等待从来不是她的风格。

人脉广阔的赵顺子拍拍胸脯。

“小梅你放心,只要那人在咱们县城,我就是掘地三尺也把他找出来。”

姜舒梅叹了口气,“真是麻烦你了,其实我也只是怀疑,说不定真的只是和我爹长得像呢?”

“没事,反正先找找看,就算找错了也没事,至少圆自己一个念想。”

赵顺子自以为对姜舒梅的心情感同身受。

要是万一有一天,他在路上遇到一个和母亲长相酷似的人,肯定也会想办法打听清楚。

没了爹娘的孩子总是心里有疤,永远没办法愈合。

姜舒梅看赵顺子的眼神就知道他理解错了。

不过没关系,殊途同归。

她只是要一个结果。

做生意讲究的就是人脉,如果赵顺子也找不到人,姜舒梅还得另寻办法。

然而在姜舒梅提供了对方的大概年龄和被洪水冲走的年份后。

赵顺子也真是个能人,竟然打听到了消息。

这天姜舒梅正在家中复习,赵顺子急匆匆地来敲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