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人人靠大鸡吧

第五十五章 吕兴生怕了

姜舒梅立刻更改方向,拼了命地朝大路跑去,想要拦住大货车。

“救命,有人拐卖良家妇女。”

身后传来吕兴生粗着嗓子的叫骂,“放屁,臭婊子,想卷走家里的钱和别人私奔,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那货车速度不慢,姜舒梅来不及挡车。

心也跟着往下坠。

吕兴生这个畜生也算有点小聪明,这一嗓子喊出来,说不准就让听到的司机误会了。

姜舒梅本想着用身体拦住车,无论如何对方也只能下车查看。

可她已经力竭,短短十几米摆在眼前宛若天堑。

何况易地而处,姜舒梅自问如果她是大货车司机,恐怕不会下来查看。

毕竟这年头劫道的多,万一这是人家演的一出苦肉计呢?

走南闯北的司机什么情况没见过?能一路平安的都是不管闲事的主。

眼看着货车开了过去,姜舒梅的心宛若坠入冰窟中,绝望不禁涌上心头。

不,大不了拼了。

她就算死也要从这个老畜生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吕兴生看着停在原地,仿佛放弃了挣扎的姜舒梅,不禁嘿嘿两声。

“跑啊?咋不跑了?我看看今天还有谁能救你。”

姜舒梅脸上浮现一丝狠辣。

然而仿佛回应吕兴生的话,那辆大货车好死不死,猛地停了下来。

有人从驾驶座跳下来,车头的灯灭了,这个世界仿佛又陷入一片昏暗。

吕兴生盯着那个看不清的身影,高声道:“同志,我劝你少管闲事,这是我家的事,这臭婆娘要拿着全家血汗钱和别人私奔哩,我正教训她呢。”

姜舒梅立刻呵斥道:“放屁,看看你长得跟癞蛤蟆似的,看你一眼我都恶心,哪有人瞎了眼能嫁给你,还不如吊死算了。”

吕兴生满脸阴沉,当初姜舒梅不就是因为不愿意嫁到吕家才上吊的吗?

贱货,他今天非得好好教训她一顿。

货车上的人影越来越近了,手里仿佛提了个什么东西。

吕兴生也急眼了,“你干啥?你是这贱女人的姘头不成?小心我告你们乱搞男女关系,你就等着因为流氓罪被枪毙吧。”

但他的话非但没有吓退货车司机,那人反倒冷笑了声。

“你试试?”

姜舒梅听着莫名熟悉的声音,脑海中灵光一现。

“江大哥!”

作为回应的是江烨如雨点般朝吕兴生落下的铁棍。

和姜舒梅之前一打就断的树杈子不同,江烨手里这玩意可是正儿八经的撬棍。

钢材做的,哪是吕兴生血肉之躯可以抗衡的。

加上江烨力道极大,一棍子抽下来疼得骨头仿佛都断了。

吕兴生刚惨叫一声,撬棍又抽到了脸上,硬生生打落了几颗牙齿。

姜舒梅在旁边叫好,恨不得当啦啦队给江烨加油。

“跪下!”

江烨一声冷喝,撬棍顶在吕兴生膝盖上,后者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

江烨反手揪住吕兴生暴露出来的后颈,直接按住脑袋往地上一磕。

咚的一声。

秋日的泥土地已经开始硬了,姜舒梅听着都觉得牙根一酸,又忍不住喊了声漂亮。

吕兴生整张脸的骨头都要碎了,疼得涕泗横流,鼻腔恐怕已满是鲜血。

更可怕的是全身上下都被抽断了般,四肢软绵绵的没有半点气力,趴在地上起也起不来。

姜舒梅看着吕兴生爬虫般恶心模样,又有些担心。

“江大哥,咱不会把他打坏了吧。”

江烨把撬棍上沾着的血擦在吕兴生的衣服上,用再随意不过的口吻道:“不好说,我刚才是有点激动了。”

吕兴生含糊不清地开口,“我要告你,我要让你们……”

话没说完,后脑勺被狠狠踩住,整张脸再一次被扣在地上。

这次出手,不对,出脚的却是姜舒梅。

“算了,干脆弄死以后埋了吧,免得惹麻烦。”姜舒梅看向江烨,“这人是专门在这埋伏我的,出门前肯定不敢让别人知道,就算失踪了也不会被发现。”

吕兴生这下是真的害怕了。

姜舒梅根本不是人,她一个小姑娘竟然用这种满不在乎的语气决定了自己的生死。

不对,现在想来,从她上吊以后似乎就变了个人似的,不会是被哪个孤魂野鬼占了身体吧?

这样一想,吕兴生脑海中那张娇媚的面孔立刻变成了青面獠牙。

江烨竟然很是赞同般点点头,“也行。”

话音未落,一股腥臊味蔓延开,姜舒梅嫌弃地捂着鼻子。

“这人吓尿了。”

畜生就是畜生,不把别人的命当命,自己却惜命的很。

“算了,咱们把他弄死还脏了咱们的手,还是送去派出所吧。”

作为一个新时代遵纪守法的好青年,杀人放火这种事姜舒梅也只是说说而已。

这人死有余辜,但不能是他们动手杀的,否则被查出来也毁了自己的一生。

姜舒梅就算不考虑自己,也不能让又一次救了她的江烨陷入这种境地。

两人把吕兴生绑了起来扔到货车后面,江烨怕他弄脏自己的货,用一个脏了吧唧的麻袋把人给套了起来。

吕兴生半点不敢动弹,生怕这两位真的把他给弄死了。

正如姜舒梅所说,谁也不知道他从村子里偷偷溜出来了,万一死了连个声响都传不出去。

只能变成冤魂,也不知道能不能有投胎的机会。

到了地方,江烨打算让姜舒梅把人先送去派出所,自己回院子将货卸下来再过来。

避免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两人不需要言语,一个眼神姜舒梅便明白了。

“江大哥你先回去把车停了,我把人送进去。”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江烨点点头,到了后面把撞了人的麻袋从车上踹下去,拍拍手走了。

“哎哟。”吕兴生忍不住惨叫,立刻惊动了派出所里面的人。

“怎么回事?”

“谁在外面?”

派出所人手不算多,夜班也是来回倒,姜舒梅自然而然又遇见了老熟人。

段年握着手电筒一照,看见姜舒梅后忍不住笑了。

“小姜同志,你又来给咱们送温暖了?”

吕兴生在麻袋里闷不吭声,满脑子只有两个字――

完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