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人人靠大鸡吧

第二十六章 五体投地

姜舒梅心里亮堂,这赶车的大爷和她非亲非故的,真遇到事不可能搭上自己的命来帮她。

那番话虽说让人心寒,但也算求生本能,她懒得跟对方计较。

当务之急是把这几个混混交给警方,免得人跑了以后再回来复仇。

虽说斩草就要除根,姜舒梅毕竟是受了法制教育的,不可能亲手把这些人给弄死。

砸破脑袋收收利息也就算了,她可是正儿八经的好公民。

为了防止赶车大爷胆小逃回家不去报案,姜舒梅指定让苏明陪着一起去。

她则和孔武有力的范安然留在这边看人。

骡子车颠颠地走了,范安然将其中一个混混的衣服脱下来,撕成一条条充作绳子把几个人都绑了。

用的是过年时杀猪的绳结,基本不可能挣脱。

姜舒梅又找了块趁手的石头在旁边虎视眈眈。

谁要打算逃走,绝对能被她当成打地游戏,按着脑袋给拍回去。

有了六子这位被废了下身又被废了上身的例子,其余人噤若寒蝉,根本不敢动弹。

就连从昏迷中悠悠转醒的青紫脸也认了怂,双手反绑垂着脑袋趴在地上。

经此一役范安然对姜舒梅佩服得五体投地,看她的眼神满是敬佩。

他收拢了两把猎枪和地上的子弹,忍不住问姜舒梅,“厂长,你当时咋知道他们再开不出枪的?”

枪对所有人都有莫大的威慑力,如果不是姜舒梅那一嗓子,范安然是绝对不敢去夺枪的。

姜舒梅用空着的那只手指了指枪管,“我听说这种猎枪都只能存一发子弹,打没了要再填子弹。”

“前面刚碰面的时候打了一发,我看他们没再装弹,就猜只有另一把枪能有响动,后面我踹那个家伙时又朝我开了一枪,没打中,这两把枪在没填弹之前就只能当个碍手碍脚的摆设了。”

听到姜舒梅这么说,六子血葫芦般的脑袋艰难地转了向,愤恨地看向二狗。

要是他在最开始打空一枪后即使填装第二发子弹,说不定情况还能有转机呢?

二狗也是心中哀嚎,初碰面时这几人一个比一个怂,那娘们直接就要从车上下来了,他哪能想到事情会急转直下?

他们的子弹用一发少一发,平日里珍惜的很。

劫道时遇到客车,往往一把空枪都能逼得所有人把钱交出来。

这娘们太邪门了,一开始就算计好的!

范安然对姜舒梅更是五体投地,挑了个大拇哥,“厂长您是这个,我这条命以后就算卖给您了,今儿要不是您,咱们估计都得埋在这。”

他可不像赶车人眼窝子那么浅,以为这几个混子欺辱了姜舒梅就能让他们走。

连样貌都没有隐瞒,最后能放过他们吗?

姜舒梅朝范安然客气地笑了笑,“也是运气好。”

笑容中藏着只有她自己才能懂的心虚。

其实她对枪械这玩意根本不了解,虽然以前出国在朋友的俱乐部里玩过射击,但也仅限于有教练在旁边指导。

她之所以推断这两把枪只有一发子弹,还是因为前世在网络上看到一个新闻。

说有个小伙子从院子里挖出一把猎枪,急忙上交给国家。

警方本着科普的角度介绍了这把枪的射程之类的数据,中间就提到这种老式猎枪只有一发子弹的特性。

也说起有种双管猎枪也是比较早期的类型,一次只能填两发子弹。

姜舒梅对这种新闻大都一带而过。

之所以会关注,还是因为小伙子去派出所上交猎枪时所有警察如临大敌的模样,差点直接把小伙子给正法了。

小伙子一脸无辜加委屈,大喊我是良民。

从爆出的监控看挺有意思,姜舒梅也就多看了几眼,大脑无意识地记住了这些内容。

但落到现实中姜舒梅真没那么大的把握,也只能赌一把。

好在最后赌赢了。

又过了几个小时,摩托车声兀然响起,范安然猛地站起身,脸色都变了。

“别怕,是警察同志。”

姜舒梅正百无聊赖地骑在混子带来的摩托车上眺望远方,看到一辆挎斗摩托车朝这边驶来。

来的果然是两个大檐帽,范安然这才松了口气。

两位警察也被现场情况吓了一跳。

四个混子都倒在地上,一个看着比一个可怜,身上都挂了彩。

“哪位是姜同志?”警察显然已经从苏明口中了解了情况。

两个警察一个叫段年,一个叫刘松柏。

两人虽然在问话,目光却看向姜舒梅,眼中带着惊艳。

这就是传说中的红颜祸水吧。

当然这事不能怪人家小姑娘好看,要怪还是怪几个畜生不学好。

姜舒梅从摩托车上下来,给两人讲述了情况。

她口才好,段年和刘松柏单单用耳朵听都能感觉到其中的惊心动魄,也渐渐听出了门道。

姜舒梅做了个总结,“我感觉他们的手法很老练,怀疑有前科。”

段年面容肃正地点点头,“我们会带回去仔细调查的。”

两名警察对视一眼,心中压抑着激动。

在此之前这条道可出过不少事,但每次来也找不到线索,只能不了了之。

他们有预感,这些无头案今天说不定就能给破了。

这么多的人命官司终于要结案了,而最大的功臣显然是眼前这个小姑娘。

在警察研究现场痕迹时,骡子车总算姗姗赶来。

赶车的大爷都不敢和姜舒梅对视,只低着头看路。

苏明也有点不好意思,下来后小声问姜舒梅,“厂长,后面没出什么事吧。”

姜舒梅点点头,“放心,有范叔看着呢。”

苏明张了张嘴,经过这一番经历,他倒是觉得姜舒梅比范安然更可靠点。

但这话他是不好意思说出口的,只能讷讷地站到一旁。

段年调查完毕后朗声道:“这件事我们已经了解了,但还得麻烦你们跟我们回去做个记录。”

说完后他们又有点犯难,他们的挎斗摩托车只能坐两个人,那辆骡子车显然也装不下四个混混。

难不成真得让这四人跟着走回去?那恐怕半夜才能到地方吧。

就在这时姜舒梅指了指其中一辆摩托车,“我可以骑它,空出来一个位置。”

范安然急忙劝道:“这个不好骑的,我看其他村有人骑过,第一次没收住差点把脖子摔断了。”

“没事,我能行。”姜舒梅说着跨上摩托。

两个警察也松了口气,作出安排。

姜舒梅骑一辆,段年骑另一辆。

至于刘松柏则骑挎斗摩托车,让苏明坐在“斗”里。

剩下的四个混混被扔在骡子车上,由范安然在旁边看着。

就这样一行人顺顺利利地到了城镇,回到所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