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人人靠大鸡吧

第一百零二章 抱住她

姜舒梅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了。

她明白李晓秀的心结。

说起来李晓秀也是在十来岁的时候没了爹,因此她也不得不作为家里一个劳力出门干活。

李石强不心疼她,大部分的活都得让力气弱小的李晓秀来做。

她也从不抱怨,任劳任怨地当老黄牛。

即便嫁到姜家也是如此。

后来姜老太那样辱骂她,欺负她,李晓秀自己也很心虚。

甚至担心真的是自己害死了丈夫。

不然为什么她爹死了,姜青山也死了呢?

姜舒梅从母亲手里拿过杯子,转而握住李晓秀的手。

“妈,别想了,不管那个男人到底是死是活,咱们就当他死了。”

姜舒梅心中冷笑,这么多年没出现,不管姜青山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已经丧失了作为丈夫和父亲的资格。

她们现在的生活越来越好,没必要为了这种人去费心。

李晓秀被女儿握着,像做出某个重要决定般,重重点头。

“对,肯定是我看错了。”

李晓秀起身,“我去做饭,快中午了。”

她想通后也调整的很快,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人的心态总会发生变化。

就像李晓秀现在已经越来越少做噩梦了。

再想想,其实当初两人在一起也没什么交流。

姜青山明显看不上她,娶回来只是因为姜老太认为她是一个好用的工具。

听话又能干活,能被姜老太压在掌心里,翻不出什么花来。

所以姜青山死的时候,李晓秀要说伤心欲绝也不尽然,更多的是对自身的哀怨和对未来的迷茫。

李晓秀一边洗菜一边苦中作乐的想,要是姜老太知道姜青山或许活着,这么多年来却硬着心肠连家都不愿意回,还不知道要难过成什么样。

所以说人类的幸福有时候是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就连李晓秀这样的老实人想到这些,心情竟然也缓和了许多。

后面两天,李晓秀对这件事绝口不提。

姜舒梅也像什么都不知道般,母女两人正常过日子。

――

夜已过半,窗上结了一层冰霜。

微微的晃动初时并不显眼,只让冰霜边缘簌簌抖落一点冰碴。

李晓秀觉浅,最先感觉到不对劲。

睁开眼。

一阵眩晕袭来。

并不是真的晕,而是某种晃动所带来的错位感。

李晓秀猛地翻身坐起。

“地动了!”

她慌乱地跑下床,连鞋子都顾不上穿,直奔里屋。

“妮儿,快醒醒,地动了!”

姜舒梅被喊了起来,还在迷迷糊糊间,听到巨大的拍门声。

“地震了,快出来。”

是江烨的声音!

还有母亲的叫喊。

姜舒梅这下彻底惊醒了,跟着李晓秀一起出了房门。

地面在剧烈的咳嗽,震颤让人头晕目眩。

徐大爷早就被江烨给弄到院子里,好在身上穿着睡衣,好歹保留了一个老干部的体面。

“真的地震了。”

姜舒梅喃喃自语,不由自主地看着天空。

月色皎洁,但夜已不再平静。

越来越多的人被惊醒,四处都是叫喊声,隐隐夹杂着哭声。

女人尖利的嗓门和孩子的大叫混在一起,成了让人心烦意乱的协奏曲。

北方的冬天太冷了。

姜舒梅和李晓秀冲出来时身上都没有穿多少衣服,徐国强也接连打喷嚏。

姜舒梅咬了咬牙,正准备冒险冲到屋子里,却被江烨按住。

“坐好!”

男人的声音带着不容拒绝的果断,姜舒梅眼睁睁看着江烨进了屋子。

好巧不巧,刚刚平静下来的地面又开始震颤。

姜舒梅忍不住大喊,“江烨,快出来!”

屋顶的瓦片像被弹奏的琴键,随着地震不停地跳起落下。

姜舒梅的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李晓秀紧紧握着女儿的手,连呼吸都屏住了。

不过两三分钟,在姜舒梅心中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般。

江烨终于再次出现,身上挂着几条毯子。

“都披上,别着凉了。”

江烨沉声说着,将毯子发给了三个人。

“你干什么?知不知道这位行为很危险,要是房子塌了呢?你埋在里面怎么办?”

姜舒梅自己都没有发现,她的声音隐隐带着哭声。

李晓秀第一次察觉到了什么,目光在女儿和江烨身上打转。

“我有把握。”江烨破天荒地有些手足无措般,笨拙地安慰姜舒梅,“你、你别哭了。”

姜舒梅恼怒道:“我哪里哭了,你自己不为自己考虑,我才不会哭,你这个人仗着身手好就喜欢逞能是不是?”

徐国强默不作声,只眼珠子乱转。

这时候的姜舒梅才像符合她年龄的女孩,莫名其妙地使小性子。

江烨伸手想要安慰姜舒梅,又不知道该怎么做。

手放在半空就垂了下去。

他有很多话想反驳姜舒梅。

明明一开始姜舒梅自己想冒险,何况地震虽然晃动明显,但江烨直觉这次并不算很严重。

再说了,徐国强分配的这间院子,里面的材料用的都是好的,房子也算坚固。

不至于突然倒塌。

就算真的有危险,江烨也相信他能及时出来。

但即便他有这么多的理由,在姜舒梅的眼泪面前还是化为乌有。

只能将声音压低了劝她。

“别哭了,是我不好。”

“我说了我没哭。”

姜舒梅的眼睛红的像兔子,却还是故作凶狠地瞪着江烨。

她知道自己现在的行为太无理取闹,甚至有点可笑。

但地震时,一想到江烨还留在里面,她的血液仿佛都在倒流。

此刻见着江烨平安无事,她又像恼羞成怒般。

莫名其妙地发火。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出现这么反常的情绪。

江烨叹了口气,突然上前一步,抱住姜舒梅。

“嘶……”

李晓秀发出抽气声,却又不知道该不该阻止。

可谁也不知道这地震会持续多久,后面会不会更严重。

李晓秀想了想,只好装作没看到。

徐国强大概因为披着的毯子还是江烨那小子从屋子里拽回来的,本想着嘲讽两句,毕竟拿人手短,也就闭了嘴。

江烨感受着女孩的挣扎,抱得更紧。

一遍遍重复着。

“对不起,是我不好。”

“别哭了。”

“实在生气的话,你打我几拳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