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人人靠大鸡吧

第二十章 前狼后虎

李石强看着灶房里一堆东西早就眼馋了,撸起袖子二话不说把李晓秀推开,拎起面口袋往外走。

“还给我,这是妮儿换来的。”

李晓秀追到门口,扒着东西不撒手。

李石强轻蔑一笑,一脚把李晓秀蹬开。

“滚一边去。”

看李晓秀执迷不悟,他也懒得再演戏。

就像李老太说的,把东西全搬走了,她们还不是得乖乖跟着回来。

要是这娘俩手里有余钱再买,那就再搬,看她们能坚持到啥时候。

李晓秀被踹的一个趔趄,手却没撒开。

要是姜舒梅在这里早就松了手,毕竟好汉不吃眼前亏,东西再重要也比不过人。

李石强虽然个子矮但好歹是个男人,力气上怎么可能争得过。

可李晓秀是个实心眼。

她就认定一件事,这是女儿换来的东西,她得守着!

李石强被激地起了凶性,恶狠狠地骂道:“起开,不然我揍你。”

李晓秀咬着牙,翻来覆去就是那几句话。

不回去,东西放下,妮儿换来的。

李老太嗓音尖利,“打!打死她,还反了天敢和她娘和她哥争嘴。”

原本的知青点距河近,河边的人早就听到有什么动静,好看热闹的立刻跑过来,一眼看出了情况。

原来是李晓秀的娘家找上门了。

村里有不成文的规矩,别人家里的事情除非闹出人命官司,不然很少有出面管的。

毕竟清官还难断家务事,他们要是插手,人家关起门来指不定还怨你多管闲事呢。

可眼下显然不同,李石强一脚又一脚地朝李晓秀身上踹。

李晓秀也是个榆木脑袋,脸上都是血印子,脑门高高肿起也不撒手,这看着非得出事不可。

“不行,得去找村长,不然死人了咋整?”

“我脚程快现在就去,你在这看着。”有热心肠的一溜烟跑去李大贵家。

姜舒梅正和李广才父子达成协议,一双眼笑眯眯宛若小狐狸。

直到屋外传来报信的声响,她脸色兀然变了,猛地推开门。

“你说啥?”

那人没想到竟然会遇见姜舒梅,愣了一瞬后又重复一遍。

“李晓秀娘家哥哥找来了,正在揍她,眼看要出人命了。”

姜舒梅一张脸变得惨白,二话不说往外跑去。

李大贵也急了,“李石强那个混子要干啥,嫁出去的妹子也是他能动手的?”

就在姜舒梅飞快地跑回家时,姜家的人一副黄雀在后的姿态朝院子走去。

姜长河故作惊讶地哎哟一声,“这咋回事?李石强,你凭啥对我嫂子动手。”

周翠兰也跟着大声嚷嚷,“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现在是我们姜家的人,你干啥打李晓秀,大家都来评一评有没有这个理。”

李石强满眼血红地停了手,看着奄奄一息还固执地抱着面袋子的李晓秀,气的磨牙。

“关你们球事,滚远点,她已经分出来了。”

姜长河往前面一站,“那也打断骨头连着筋,小梅毕竟流着姜家的血,嫂子也是我哥的媳妇,我今儿就得护着她。”

李老太冷哼,“放的什么屁,这么多年把我姑娘当畜生欺负,现在来充好人?”

“老太太您这话就不对了,什么叫充好人,把人都要打死了还不许我们婆家人说句话?天底下没有这样的说法吧,不管咋样嫂子也嫁出去了,我们姜家的人也还没死绝呢,你们有啥资格打她?”

两边喋喋不休地吵嚷着,李晓秀头疼欲裂也不知道是被打还是被吵的,明明关系到她自己,可她张了张嘴却一句话也插不上口。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议论声嗡嗡响起。

“两个女人过不了日子,还是得有婆家庇佑,不然得被欺负死。”

“李晓秀的娘家也太不是东西了,要我说还不如回姜家呢,至少还能给李晓秀出头。”

“说的是啊,还得这时候才能看出远近,这家我看不该分。”

姜长河唇畔浮现一丝隐秘笑容,转瞬即逝,又继续一脸正色地和李石强理论起来。

姜长河比李石强高半个头,李石强敢对李晓秀又是上脚又是抡拳头,却不敢和姜长河干仗,只能面红耳赤地争执着。

姜舒梅赶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面。

电光火石间,姜舒梅立刻明白了前因后果。

姜家人绝不可能护着她们娘俩,真相只有一个,这件事就是姜家刻意闹出来的。

肯定是他们让李家知道了自个和娘日子过得不错,起了龌龊心思。

姜家再扭头来当好人,逼着李晓秀不得不回婆家,不然怕是要被娘家榨的一干二净。

好一招驱虎吞狼,她倒是小看了姜家。

可姜家也小看了自己!

“我娘哪也不去,就和我在一起过日子。”

姜舒梅一声厉喝让所有人的目光集中过来,李晓秀混沌的双眼突然有了神。

“妮儿!”

“娘,不怕,我回来了。”姜舒梅跑过去将李晓秀抱在怀里,看着她身上的伤,简直杀人的心都有了。

李石强把火力对准姜舒梅,“刚好你来了,赶快收拾东西和你娘一起回家,孤女寡母住在外面招闲话,我们李家可不丢这个人。”

姜舒梅死死盯着他,“是你打的娘?”

姜舒梅很漂亮,但此刻她这双眼睛却像烧红的烙铁,滚烫的让人害怕。

李石强梗着脖子,“我是她哥,谁让她不听话。”

李老太帮腔道:“不听话就要挨打,这些年就是没打她才把她气性养出来了,多揍几顿就好了。”

周翠兰幸灾乐祸,面上却又是一套说辞。

“你们别欺负小姑娘,她是我姜家的人,咱们今儿肯定要给她们母女撑腰。”

姜舒梅冷笑一声,“别费心思了,我和娘不可能回姜家。”

被一阵见血地戳破打算,姜长河竟然也不觉得尴尬,暗测测地威胁着。

“你可想清楚了再开口,再这么倔下去我们也不管了啊。”

李石强可在一旁虎视眈眈呢,他就不信姜舒梅能无动于衷。

女人啊,是不可能立得住的,她就算再聪明也不过是个没成年的小丫片子,还能翻出花来?

今儿要么李家要么姜家,她必须选一头。

李石强这个棒槌把李晓秀打成这样,姜舒梅总不可能去那头吧。

姜舒梅给李晓秀拢起头发重新扎好,再抬头,脸上满是冷意。

“不用你们假好心,我自个能带着娘过下去。”

话音未落,李大贵总算是赶来了。

“对,我给她作证,以后姜舒梅就是咱们村肥皂厂的厂长!我看谁能欺负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