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人人靠大鸡吧

第一百一十一章 打听

中午吃饭时,店里的顾客少了点。

寒小枫锤了锤小腿肚,店员小李和她打招呼。

“寒姐,我先回家吃饭了,下午一点再来。”

“去吧去吧,不着急。”

寒小枫留在店里,她从家里带了饭,去仓库烧开水弄热了就能吃。

女孩心里美滋滋的。

现在她也是被喊姐的人了,再也不是以前混吃等死的废物点心。

最近赚了不少呢,连老爸都羡慕自己。

嘿嘿,小梅可真是她的贵人。

虽然寒小枫现在每天忙得腰酸背痛,但心理上的满足感却无以言表。

“老板在吗?”

店门挂着的风铃响了,寒小枫急忙放下饭盒迎出去。

“您好。”

来的是个留着平头的青年男人。

寒小枫露出营业笑容,“请问是给老婆还是家人买衣服?我帮您推荐。”

青年的目光在店里逡巡,似乎在找什么人。

“你们店里不是还有个叫姜舒梅的吗?”

“她平常不在,偶尔会过来。”

寒小枫心中揶揄,看来这又是一个借着买衣服来相亲的。

青年却没离开,而是随手拿起架子上的衣服端详,仿佛要买衣服。

口中却和寒小枫拉着家常。

话题一直在姜舒梅身上打转。

“她好像不是县城的人吧,哪个村的?我总觉得有点面熟。”

“真的是你们店里的老板?年纪轻轻哪来这么多的钱,家里给的吗?”

“她住在哪啊,是附近吗?”

一开始寒小枫还没注意,等男人问得多了,寒小枫也不由得提高警惕。

“您是来买衣服的吗?”

男人又拿起另一件衣服,“是啊,这不是闲聊嘛。”

闲聊?寒小枫想到姜舒梅之前的话。

总觉得不对劲。

这人说着话,目光却在左右乱瞟,根本不像看货的样子。

“这件二十五元,昨天刚好的新款,样式材质都不错,适合二十岁到三十岁的女性穿,您这边要多大的码?”

寒小枫的话让男人有些尴尬。

一时间没想好怎么回答。

寒小枫还有什么不明白,往前走了几步,将男人手里的衣架拿回来。

“不知道尺码很难选衣服,买回去也多半要退,不然您下次带着对方一起过来试穿,保准让您满意。”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男人也不好意思多待。

只能灰溜溜地离开服装店。

“这人到底来干嘛的。”寒小枫忍不住吐槽。

总觉得这事不简单,她得告诉小梅。

青年走出去后转了几个弯。

蒋兵正在那等着他。

“小汪,怎么样?”

汪裕摇了摇头,“啥也没打听出来,才刚问了几句,对方好像还起疑心了呢,连衣服都不让我碰了。”

蒋兵眉头紧锁,心里把汪裕骂了一通。

平常在厂子里看着倒是挺机灵的,怎么关键时刻派不上用场。

汪裕倒的确有点小聪明,生怕蒋兵怪罪自己,说话都小心翼翼的。

“蒋哥,不然我再多找几个朋友问问?肯定有能问出来的吧。”

他可不敢得罪蒋兵,人家不但是老厂长的女婿,大概率还是下任厂长。

虽然厂子里好些人说难听话,但汪裕向来巴结着蒋兵。

什么倒插门不倒插门的,能娶到厂长女儿也是人家的本事。

“算了。”蒋兵怕打草惊蛇,“你先回厂子里吧,这件事……”

汪裕闻弦知雅意,“您放心,我的嘴巴严实得很,绝对不会告诉别人。”

蒋兵和颜悦色地拍了拍汪裕肩膀。

“其实也没什么,朋友托我打听的,要给小辈介绍婚事。年轻人脸皮薄自己不好意思问,我也不知道咋开口,只能找你帮个忙。”

汪裕离开后,蒋兵脸色微沉。

本来还想先打探情报,看来这条路是行不通了。

他本来打算直接找人动手。

可一来自己的身份不合适,万一被查家的人发现了,恐怕这些事都会被挖出来。

二来蒋兵也有所忌惮。

这家服装店无论装修还是地段,显然不是一个毫无背景的女孩能开起来的。

蒋兵疑心姜舒梅是在大树下乘凉,总得打听清楚才好。

想到这里蒋兵颇为气恼。

“贱丫头,也不知道卖给哪家了。”

――

事关姜舒梅,寒小枫一刻也等不得。

算准放学时间后,让店员看着店,自己则急吼吼地来到县一中门口。

姜舒梅和江烨从学校出来,一见寒小枫焦急的模样,立刻明白了。

“有人来问我了?”

寒小枫惊愕,“你怎么知道?能掐会算啊。”

“猜的。”

姜舒梅心说自己又不是葛映雪,算是算不出来的。

但猜也能猜出来。

蒋兵见了她就差把心虚两个字写在脸上了。

怎么可能坐得住?

但她挑明了自己是服装店的店主,蒋兵又不敢贸然下手。

不然一个乡下土妞,随便找两个人威胁一番让滚回去也就罢了。

蒋兵这种人是靠着女人上位的,自然不会相信姜舒梅是踏踏实实白手起家。

肯定在心里嘀咕她是傍上了谁。

不打听清楚,怎么好下手?

姜舒梅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和寒小枫将事情的大致经过说了一遍。

也没隐瞒身旁的江烨。

从自己委托赵顺子打听消息时,姜舒梅相信江烨肯定早就知道经过了。

难得一直沉住了气没问。

果不其然,姜舒梅说完后,江烨倒是没什么特别的表情。

寒小枫却炸了。

“什么?那天见到的那个男人,是、是你爸?”

好家伙,这也太离奇了吧。

她就说怎么第一眼看到有点眼熟呢。

原来是因为和小梅长得像。

想到这里,寒小枫恶心坏了,“真不要脸,这种抛妻弃女的陈世美会遭到报应的。”

“我从来不相信什么报应。”姜舒梅笑了声。

回看后世不少商业大佬,其中有很多都是靠着原配妻子起家,等有钱后将糟糠之妻一脚踢开。

升官发财死老婆,这可是中年男人的三大喜事。

也没见到多少报应。

要说信什么,姜舒梅只相信以暴制暴。

公道两个字,只有靠着自己才能讨回来。

原本姜舒梅看自己和母亲过的幸福,懒得和姜青山打交道。

但显然对方心虚着要下手,姜舒梅自然不会坐以待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