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人人靠大鸡吧

第四十三章 又牵出来案子

江烨对旁人的目光很敏感,自然早就发现了姜舒梅的小动作。

却故意等姜舒梅胆子越来越大,目光长久地停在他的手上时猛地回头。

“看我做什么?”

被抓包的姜舒梅吓了一跳,正巧和江烨的浅色眼眸对上,不由自主地偏了偏头。

“你指头上的茧好厚,是不是练过功夫?”

江烨捻了捻手指,“家里穷,干活干的多。”

姜舒梅颇为无语,她这双眼睛也算好用,这人身上穿的脚下踩的哪有一样便宜货?

那双皮鞋一看就不便宜,尤其穿在江烨身上更是显得价格不凡。

要说是当倒爷赚来的也就罢了,可江烨身上分明透着股贵公子般的悠然,腰肩舒展,走路时不紧不慢,哪里有穷人家的迹象?

到了派出所,两个混混立刻被带走询问。

姜舒梅也知道了姓江的名字。

“你这名字起的也太占便宜了。”

谁喊着都像在喊江爷,听着分量就不一样。

江烨越来越觉得姜舒梅好玩,“你是第一个这么说的。”

刘松柏在旁边看着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英雄救美的桥段啊,两人俊男美女,那两混混别是给当了媒人吧。

他正这么想着,里面审讯的同志突然出来了。

“刘哥,这事比想象中大,我怀疑上个月城东食品厂的会计失踪案和他们有关,说不定还有同伙。”

刘松柏把笔拍在桌上,猛地起身,“你们加大审讯力度,我去请示所长。”

临走时还不忘喜笑颜开地对姜舒梅道:“小姜同志,你是咱们所的福星啊,每次都能牵出一连串来。”

姜舒梅抽了抽嘴角,“这福星我还是别当了吧。”

她又不是唐僧肉,哪来这么多妖魔鬼怪。

江烨坐在桌前,用掌心抵着脑袋,“长得太漂亮容易让别人犯错,要不要我教你两招防身地?”

姜舒梅打蛇随棍上,“那就麻烦您了。”

她刚才还想着以后出门要不要自己配一瓶辣椒水带上,又害怕万一这玩意被别人抢走反过来对付自己。

既然这位爷主动开口,不管是开玩笑还是真的,她都得把这事敲定下来。

江烨勾了勾唇,眼中倒映着这丫头的面容,像一池春水中落了几点星光,整个人也不再是那样无精打采的模样。

姜舒梅看了一眼赶忙收回视线,这人的脸长得也挺祸水的,风险比她也差不了多少。

不过想到江烨沙包大的铁拳,姜舒梅又觉得谁要是想不开找上他,简直是自讨苦吃。

这件案子看样子着实不算小,匡新民又一次见到了姜舒梅。

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因为你,我们又破了一桩悬案。”

一个多月前食品厂的年轻会计失踪,家属当他睡在厂里并未及时报案,第二天厂子里的人才发现这件事。

厂长以为会计捐款逃了,震怒之下来公安局报案,这下才通知了会计家里的人。

会计的老婆身怀六甲,大着个肚子来所里哭,她说自家男人绝对不是黑心烂肺的人,失踪肯定是因为遇害了。

厂长却不这么认为。

毕竟第二天要发工资,银行证明会计前一天才取了钱,食品厂规模大有上百号人,加上零零碎碎给上游厂子的钱得上万了。

这么大一笔巨款,说不准就跑了呢?

厂里人心浮动,员工本就都住在厂子分配的大院里,难听的话止不住地往外冒,会计一家连门都不敢出,孕妇更是以泪洗面,孩子都差点保不住。

所里的人听着可怜也记挂着这件事,今天听姜舒梅说了经过后立刻觉得蹊跷。

破案的关键就在江烨后来抢到手里的那把小刀。

这个年代的确没有后世的DNA技术,但老警察的眼睛一个比一个毒,他们调查过会计失踪的地方,现场有个被划烂的空皮包。

厂长一眼认出来这是会计取钱惯用的包,觉得对方这是贼喊捉则故布迷阵呢。

警方却找出上面有几道痕迹,显然是对方用刀捅来时会计拿皮包抵挡所造成的。

现在刀子也见着了,拿去一比对,刀刃痕迹差不离,破口处的弧度都正正好好,肯定是凶器没跑了。

这下会计的失踪也算真相大白了,只可惜从那两人嘴巴里撬出来的肯定不是什么好消息。

那人早就遇难了,只能等问出来埋尸体的地方,让家属来认领把尸骨带回去入土为安吧。

姜舒梅听了后也唏嘘不已,“唉,希望家属能节哀。”

匡新民正色道:“既然证明张会计是因为厂里的款项牺牲了,按照规矩厂里也会管他的家人和孩子,希望他的在天之灵能安息吧。”

姜舒梅点点头,心情一时很沉重。

时代在不断变迁,但在过程中却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

以前听说过的一些事在眼前变成现实,姜舒梅有种无力感。

匡新民却很振奋,“不管怎么说现在把人抓到了也是好事,小姜同志,又要给你记一功了。”

姜舒梅连说不敢当,匡新民再看她的目光已透出十分喜爱。

正如刘松柏所说,这漂亮姑娘实在是所里的福星,不但脸蛋漂亮,头脑更是聪明。

如果不是姜舒梅一路上和刘松柏等人讲述了整件事的经过,并说出对方有可能把她当成会计的怀疑,警方也不会朝着这方面想。

很大概率会把那两人当成见色起意的臭流氓。

“你们在这上面签个名就走吧,大中午了,该去吃饭了。”

匡新民指了指桌上的笔录本,姜舒梅和**依次签字。

**倒是不担心自己的笔迹被认出来,之前那封匿名性是他故意用左手写的,就算匡新民再老江湖也不可能猜出他就是写信的人。

姜舒梅告别所里一众熟人,抱着书往外走。

刚没几步,手里的东西便被人提起来。

姜舒梅费尽力气抱着的重量,对方不过一只手就轻轻松松地提了起来。

男女力气的差异可真不公平呐。

姜舒梅皱了皱鼻子,“谢谢江大哥。”

**看着姜舒梅的模样,唇畔浮现一丝笑,转瞬即逝。

“跟上,别过会又遇到危险。”

“派出所门口能有什么危险?”虽然这样说,姜舒梅还是快走两步跟在男人身后。

正午的阳光暖融融地照在两人身上,仿佛全身都轻松了许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