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人人靠大鸡吧

第六十八章 县一中月考

作为堂妹,姜凤儿在姜舒梅眼中是个很矛盾的人。

能看得出来姜凤儿是想抓住机会改变命运的,可她又缺少一点勇气,外表依旧是逆来顺受的样子。

两人来到厂子的后院,姜舒梅朝她笑了笑。

“没事,有什么话想说就说,咱们之间没必要拐弯抹角。”

姜凤儿犹豫一阵才开口,“姐,你以后如果考出去了,还会回来吗?”

姜舒梅想了想,“说不准,但大概率在外面的时间多,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越是大城市机会越多。”

“我想也是。”姜凤儿垂下头,“那我还能见着你吗?”

“当然可以,凤儿,如果你愿意,等后面我稳定了,可以想办法让你离开姜家,你也去读书。”

这些日子姜凤儿的表现她是看在眼里的,从来没有仗着自己的堂妹身份偷奸耍滑过,做事勤勤恳恳。

这也是姜家唯一一个能被姜舒梅觉得还不错的人。

姜舒梅不忍心看她烂在姜家,出于亲戚关系能拉还是愿意拉一把的。

姜凤儿摇摇头,“我是知道自己的,不是读书那块料,而且你不能帮我。不然奶奶和爹娘又会缠上你的。”

姜凤儿是知道的,现在每天回家先要听姜老太翻来覆去地骂姜舒梅和李晓秀半个钟头。

似乎在姜老太心中,这两人过得越好她越难受,恨不得她们出事。

周翠兰和姜长河眼看着姜舒梅混的过来越好也有些蠢蠢欲动,总商量着找个机会修复关系。

可现在姜舒梅有村长一家罩着,她们轻易不敢接近。

如果堂姐帮了自己,自己的爹娘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只会给姜舒梅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姜舒梅听她这么说,越发同情姜凤儿。

有时候歹竹还真能出好笋,李晓秀如此,姜凤儿也是一样。

姜舒梅想了想,“其实还有一个办法,等你十八岁成年以后,你的事就可以自己做主了,到时候你想办法去县城或者更远的地方找份工作,让他们再也找不到你。”

否则按照姜家重男轻女的传统,肯定会把姜凤儿随随便便嫁给愿意出高彩礼的人家。

管对方是什么聋子瞎子,只要能卖个好价钱给姜小宝娶媳妇就成。

姜舒梅的建议似是让姜凤儿陷入深深的犹豫。

“可是……可是……”

“你自己好好想想,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你没办法选择出身,但可以选择以后的路。”

姜舒梅拍了拍姜凤儿的肩膀,姜凤儿咬了咬牙,似是下定决心。

“谢谢姐。”

姜凤儿深深鞠了一躬,转身跑回工厂。

看着姜凤儿身上洗的干干净净的工作服,姜舒梅叹了口气。

希望她能把自己的话听进去吧,姜家这种往死了磋磨女儿的人家绝对不能久待。

真正的姜舒梅已经死了,希望姜凤儿不要成为下一个牺牲品。

解决完工厂的事后,姜舒梅总算可以放心去上学了。

两人带着大包小包搬进了新租的房子里。

徐国强除给了把钥匙外再没露面,姜舒梅乐的如此相处,这种邻里关系反倒是她更熟悉的。

北方人无论节日还是什么大事都喜欢吃饺子,李晓秀专程醒了面,包了猪肉白菜和韭菜鸡蛋两种馅的饺子。

李晓秀擀皮,姜舒梅在旁边包。

不一会一个个元宝似的饺子摆在桌子上,

在锅里沉沉浮浮,沸腾的水冒个白气儿,姜舒梅心里也是美滋滋的。

李晓秀给自己和女儿分别盛了一碗后又分出来一碗。

“我给隔壁送过去。”

姜舒梅觉得可惜,“别了吧,人家大领导还不一定愿意吃呢。”

李晓秀却是与人为善的性子,“那也得感谢人家。”

果不其然,李晓秀敲门后,徐国强打开门,一张臭脸很不耐烦。

“有事?”

李晓秀腼腆道:“我和妮儿包了饺子,您尝尝看。”

徐国强刚想说不吃,李晓秀已经将碗放在门口的台子上。

“您吃完放这就行,我会过来收拾的。”

徐国强只能眼睁睁看着这多事的女人离开,只有桌子上一碗饺子热气腾腾的。

饺子在华夏中往往有特殊寓意。

算下来徐国强也不知道多久没吃过家里包的饺子了。

老爷子瞥一眼那堵墙,“哼!”

饭后,姜舒梅顺着墙探头一看。

一个空碗放在桌子上,那扇门却掩耳盗铃似的关着。

拿回碗的姜舒梅觉得好笑,老爷子这种脾气,估计也只有娘这样的性格才能和他和谐相处。

不过徐老爷子的院子的确宽敞,竟然还拉了电灯,晚上行动方便多了。

去上厕所也不用跑太远,在旁边就能上。

李晓秀也不禁感慨怪不得人人都想来城里,这里的日子的确和村里不同,实在好太多了。

更可喜可贺的是姜舒梅语文和政治这两个短板也慢慢补上来了。

毕竟大多是背的东西,只要有充足的时间,提分并不算难。

在邱校长的安排下,姜舒梅特地和高三的学生一起参加月考。

这件事很快传开了。

好巧不巧,安排考场时,姜舒梅恰好被排在张鹏所在的考场里。

姜舒梅提前二十分钟来到考场,入座后习惯性地拿出错题本反复观看。

几名学生说说笑笑地来到考场,在看见教室里的情况后,声音戛然而止。

还响起三两道抽气声。

姜舒梅早已习惯了这些,也没太在意,目光没离开本子。

站在门口的张鹏目光复杂,视线根本无法离开那个和记忆中大相径庭的女孩。

姜舒梅越发漂亮了。

以前她的美很浅显,像山野间一朵颜色艳丽的花,乍一眼的确惊艳,却很容易凋落,只留下一地枯叶。

可现在的姜舒梅身上却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韵味,那双眼睛显得格外清亮,谁要是被这样一双眼眸凝视着,恐怕整个人都会像陷入云端般酥软。

张鹏的舍友早就知道他和姜舒梅的纠葛,悄然用手肘捣了捣张鹏。

没说话,只用目光示意。

张鹏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推开舍友,低着头走到位置上。

坐下时鬼使神差地故意将书包重重摔在桌子上,目光不由自主看向姜舒梅。

然而姜舒梅却头也没抬,依旧盯着自己的本子。

这让张鹏升起说不清道不明的挫败。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来。

“张大哥,我给你送早饭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