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人人靠大鸡吧

第六十九章 情况颠倒

这下姜舒梅终于抬头了。

葛映雪在见到姜舒梅的瞬间,脸色微变。

教室里的人这下也没心思看书了,目光都聚焦到葛映雪和姜舒梅身上。

这三人的恩怨在学校里可是传的沸沸扬扬,只不过因为姜舒梅很少接触寻常学生,大家说来说去找不到正主,话题也就淡下去了。

可眼下这修罗场的场景可是被他们给遇着了,都想看看两女见面会不会分外眼红。

然而姜舒梅却移开目光,拿出钢笔在本子上开始验算一道题。

有人忍不住失望地叹了口气,葛映雪胸口一紧,莫名觉得难堪。

以前姜舒梅总和她针锋相对,像个一点就着的炮仗。

葛映雪只需要看着她像小丑般跳脚,再做出一副备受欺负的模样。

然而此刻却成了她一个人的独角戏,姜舒梅早已退出战场,似是不屑再和她纠缠。

这样的落差让葛映雪不忿,觉得两人之间完全颠倒过来。

想到这里,葛映雪朝姜舒梅走去。

姜舒梅总算放下东西,正眼看过去。

“有事?”

葛映雪面带笑容,“小梅姐姐,好久不见。”

“哦。”

“我和张大哥等明年毕业高考后应该就会办酒了,到时候你千万记得来喝我们的喜酒。”

众人看着这一幕,心中啧啧感慨。

好家伙,这是来示威的啊。

有女生易地而处把自己代入到姜舒梅,只觉恐怕肺都要气炸了。

再看葛映雪的目光也分外不善了。

可葛映雪感觉不到,此刻她只有一个念头。

她要赢!

她的怒火一半来源于姜舒梅的忽视,另一半则带着心虚。

为什么姜舒梅会变成这样,难道是因为自己改变了剧情?

她抢走了姜舒梅的一些东西,老天就会用另外给姜舒梅一些补偿?

凭什么,姜舒梅根本就是个草包花瓶,哪里配得上日后的企业家。

姜舒梅终于皱眉了,葛映雪心中一喜。

她就想让姜舒梅恼怒,让她像以前那样撒泼打滚,露出本来的泼妇面目。

然而姜舒梅说出口的话却让人意外。

“葛映雪,我一直觉得挺奇怪,你的年龄明明比我大,怎么总是一口一个姐姐的称呼我,你是老黄瓜刷绿漆,非要装嫩?”

葛映雪被噎住,“你!”

“再说你们什么时候办酒和我有什么关系?不会打算让我随礼吧……”

说到这里,姜舒梅颇为警惕地看了眼葛映雪,仿佛生怕对方从自己口袋里掏钱。

这幅模样让在场的人不由得笑了起来。

葛映雪脸上火辣辣的,一时间被说的哑口无言。

张鹏咬咬牙站起身,将葛映雪拉走。

“考试快开始了,你先去你的考场吧。”

葛映雪的眼睛红了一圈,“张大哥……”

往日张鹏都会站出来帮她说话,可今天却是这幅表现。

难道看见姜舒梅越来越出彩,张鹏后悔了?

葛映雪不甘心,姜舒梅当时对张鹏呼来喝去,没有公主的命还得了公主的病。

可自己对张鹏嘘寒问暖,从来懂事乖巧,每天甚至一大清早就去食堂排队给张鹏带早饭。

张鹏凭什么后悔!

想到这里葛映雪更难受了,被张鹏拉着走到教室门口,就是不离开。

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张鹏,仿佛在看一个负心人。

不过这事葛映雪倒是想错了,到了现在这一步,张鹏就算再后悔也不可能回头,这点他是很清楚的。

之所以没像以前那样,是因为现在三个人在大庭广众之下。

张鹏虽然家是余晴村的,但家里条件不差比很多城里人还要好,自然处处注意形象。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张鹏也不可能开口去斥责已经和自己毫无关系的姜舒梅。

以前他对姜舒梅的冷言冷语全是因为对方一心纠缠,可现在姜舒梅似是巴不得和他撇清楚关系,张鹏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两人僵持到门口,葛映雪不甘心,张鹏有些急了。

“映雪你先去考试,等考完了我再来找你。”

葛映雪嘴唇嚅嗫着还想说什么,监考老师进来了。

“干嘛呢?这是学校,不是谈情说爱的地方。”

老师看着这两个拉拉扯扯的小情侣就不舒服,这什么风气啊。

葛映雪眼泪掉下来,似是更委屈了,扭头终于离开了。

“张鹏是吧,你也赶快回位置上,大家都把书本和书包交到讲台,准备考试了啊。”

老师也是对这三人之间的事门清,毕竟八卦的又不只是学生,老师更八卦。

其实学生们之间的所谓爱恨情仇他们私底下都会议论,比看家里的黑白电视还精彩。

不过现在考试时间,老师还是很严肃的。

确保所有人将学习资料交上来后,老师开始发卷子。

“给。”

坐在前桌的女生将卷子递给姜舒梅,深深看一眼她。

姜舒梅对旁人探究的目光早就习以为常了,拿到卷子又传了下去。

整张卷子不算很难,姜舒梅粗略扫了眼,也算放下心。

整场考试在学生们的争分夺秒中度过,姜舒梅写的很顺利,监考老师时不时经过,视线也从卷面上滑过。

她是高一的老师,自然没有教过姜舒梅。

但县一中上上下下谁没有听过这个女孩的名字。

每个老师都好奇,传说中的天才到底长什么样。

真人倒是比想象中还要好看。

不过学校是考成绩说话的地方,脸好不好看也是次要的。

老师瞄了几眼卷子,发现姜舒梅做的很快,别的学生还在卷子第一面战斗,姜舒梅几乎已经做完了整张卷子。

只是也不知道是胸有成竹,还是故意答题这么快好显出自己的天才之名。

教室里很安静,姜舒梅翻卷子的声音也引起了一些学生的注意。

张鹏的位置距离姜舒梅不远,看着姜舒梅认真答题的侧脸,他有些心绪不宁。

早知如此……

监考老师恰好经过,将这一幕收入眼底。

“都看自己的卷子啊。”

听到监考老师的声音,张鹏猛地一惊,这才将视线重新收回来。

只是繁杂的心思却收不回来。

张鹏如此,可想而知葛映雪那边也不会平静。

姜舒梅才懒得管曾经和原主纠葛不休的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心情,她做完卷子后仔仔细细地检查了几遍。

考试铃一响便交了卷,所有学生也只能看到她离开的背影。

当真是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