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人人靠大鸡吧

第八十二章 你相信我吗?

回到家中,李晓秀猝不及防地见到女儿,顿时满脸惊喜。

“妮儿,你回来了,妈可想你了。”

自从搬到县城后,为了怕别人说姜舒梅土气,李晓秀也渐渐开始注意学着说普通话了。

更是把娘这个称呼改成了妈,但有时候还是会冒出一两句方言。

姜舒梅抱了抱母亲,“我给您带回来样东西。”

大部分的收音机都让赵顺子去卖了,姜舒梅自己留下了几台打算送人。

“收音机?!”

李晓秀看着女儿将东西拿出来,满脸都是惊喜。

“这东西可贵了吧。”

“不贵,刚好打折。”

李晓秀对女儿的话深信不疑,拿着收音机爱不释手。

这玩意放在以前可是想都不敢想,现在她竟然也不觉得心疼了。

姜舒梅看着想偷笑,这就是由俭入奢易。

住在徐大爷这敞亮的院子里,加上几乎隔天就能吃肉,李晓秀也渐渐感受到了赚钱就花的爽快。

姜舒梅手里总共留下四台收音机。

打算一台放在家里,一台拿去厂子里。

大早上也听个评书歌曲什么的也能让大家提提神。

一台给干爹干娘家备着,还剩下的一台则是留给了寒小枫。

那丫头是个实心眼的,两人经常互送礼物,姜舒梅觉得这丫头挺可爱的。

总是会不自觉地用慈祥目光看待对方,自然而然多了几分偏爱。

寒小枫接到礼物的时候也很惊喜。

“太好了,我家之前的收音机刚好用不成了,那是爸妈结婚周年的纪念礼物,上次不知道怎么磕坏了,现在收音断断续续的,听着就烦人。”

寒小枫又觉得不好意思,“不过这东西太贵重了,小梅你这次还帮我拍了这么多照片,我还没好好感谢你呢。”

姜舒梅把收音机塞她手里,“甭客气了,这东西我也是捡了便宜,没怎么花钱。”

寒小枫才不相信呢,在她看来这都是小梅为了让她收下的说辞。

唉,说起来也真是惭愧,明明自己虚长几岁,可偏偏还得姜舒梅照顾自己,她倒像姐姐般。

“那我就收下了,对了,刚好我也有礼物要送你,等我一会。”

寒小枫很快回来,手里抱着件杏白色的毛衣。

姜舒梅上手一摸,“这是纯羊毛的?”

要不怎么说寒小枫实诚呢,纯羊毛的毛衣比混纺毛的可要高出一大截,算下来比收音机也差不了多少。

看毛衣的版型和袖口与领子周围点缀着的小小珍珠,恐怕从做工来说价格还要更高。

“你这礼物才真的奢侈。”姜舒梅摇摇头,没和她见外。

朋友间的感情都是处出来的,得有来有往。

“唉,奢侈有什么用,根本没人要。”说到这件事寒小枫不禁愁眉苦脸。

姜舒梅鲜少见到她这幅表情,自然要问到底。

一问才知道,原来寒小枫父亲最近的日子也不好过。

这事还和寒小枫有关。

寒晋有多宠女儿,姜舒梅一直是知道的。

虽然别家都暗地里笑话寒小枫考学没考上,连旁人眼红的工作也做不下去,一天到晚在家里也不知道干啥。

但寒晋却总认为女儿是有天赋的,只是没找到发挥的地方。

最好的佐证就是寒晋将女儿画的一些图案弄到了衣服上,从生产线里走出来都大都卖得不错。

现在没什么设计专利一说,但厂子里的人知道这事后说闲话的也少了。

寒晋顿觉扬眉吐气,每天更是将女儿一天三顿地挂在嘴上。

然而人一飘就容易出事。

半年前寒家的朋友从外面带来一件羊毛毛衣,寒小枫爱不释手,又自己稍微改造了一些,更显得精巧别致。

只是毛衣带来的时候接近夏天,已经穿不成了。

寒晋却从中看到商机。

他认为这样的衣服肯定会在年轻女孩中流行开,并且和厂子里申请专门开一条流水线生产这些衣服。

要知道羊毛的毛衣可不算便宜,厂子里犹豫再三,看在有成功先例的份上最终拍了板。

毛衣大批量生产出来了两三个月,眼看着要入冬了,大家身上的衣服一天比一天厚,终于到了售卖的时候。

有几家相熟的服装店尝试着拿了几件回去,然而挂了好几天,却无人问津。

倒不是样式不好看球,实在是价格太贵了。

这些款式明显是少女风格,和县城里又有多少人愿意花这么贵的价钱给孩子买这样价格的衣服?

要说家里女主人走亲戚或者什么重大场合,还能穿着贵一点的衣服摆摆姿态。

可孩子们穿这么贵的就太过分了。

这一下几百件的毛衣都积压在了厂子里,算下来是一笔不少的钱。

这下寒晋自然要面对厂子里的兴师问罪。

他只是副厂长,远远没有到一手遮天的地步。

何况上头还有个厂长一直看他不怎么顺眼,那人是靠着关系坐到这个位置上的,最怕别人说他名不正言不顺。

寒晋越是能干,他越是心里不太舒坦。

这下抓到把柄,自然得想办法把寒晋给按下去。

虽然家里人尽量在寒小枫面前表现的若无其事,但邻里邻居都是厂子里的人呢。

那些闲言碎语自然而然地钻到寒小枫的耳朵里。

这件毛衣也不是寒晋从厂子里拿回来的,而是寒小枫偷偷去服装店买的。

就是想证明这衣服能卖出去。

可寒小枫能买一件两件,能买几百件吗?

最后也只能搭上自己的零花钱,换来杯水车薪的几件毛衣。

说到这里寒小枫的脸几乎成了个苦瓜,“唉,都怪我,我干嘛非得手欠去弄这些乱七八糟的,别人说爸这次说不定会被厂子给降职成普通员工。”

姜舒梅听着咂舌,第一反应却是怪不得这年头都想到厂子里当工人呢。

这种重大决策失误要放在后世非得被开除不可,可这年头工人却是铁饭碗,降职已经是最严重的惩罚之一了。

手指在毛衣上摩挲,感受着比寻常毛衣更加柔软的触感,姜舒梅下定决心。

“小枫,你相信我吗?”

寒小枫愣了下,很快点头。

“当然相信!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嘛。”

“那你把这些毛衣交给我卖,我保准给你找到销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