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人人靠大鸡吧

第七十章 找上门来

过了没几天,姜舒梅再次去学校开小灶。

这次刚刚到了校门口,便被一张大红纸闪瞎了眼。

“光荣榜?”

姜舒梅愣了下,以前高三月考的成绩据说都是贴在高三年级楼层的黑板上,这次也太大张旗鼓了吧。

“快看!姜舒梅来了。”

“原来就是她啊,天呐,竟然长这样。”

“就是她,高二考的比高三还好。”

面对旁人的指指点点,姜舒梅感觉自己像什么珍稀动物般被围观。

很快她就明白原因了。

自己的名字高高挂在榜首,也不知道是不是抄写光荣榜的老师恶趣味,就连字号都显得比旁人大一些。

后面还写了高二两个字。

姜舒梅明白了,这张光荣榜对自己而言是光荣了,对整体高三的学生那就是耻辱啊。

一个年级的人竟然被高二的学生给盖了帽,这谁能受得了?

老师们故意将名单张贴出来,恐怕也是故意激发高三学生的荣辱感,让他们知耻而后勇。

想明白这点后姜舒梅没在意,甚至连上面的名单都没看全,径直进入校门去办公室。

刚穿越来时姜舒梅也曾经想过。

以前闲暇时看小说,别人穿越后不是空间就是带了什么泉水的,怎么自己连个金手指都没有。

可后来姜舒梅想通了,自己比旁人超出几十年的眼光和经历就是最大的金手指。

只要好好利用起来,这就是无穷无尽的财富。

姜舒梅并不认为自己应该和一群高中生比,可这表现落在旁人眼中就成了高手的孤独求败。

张鹏站在人群中,心情越发复杂。

以前眼中全是他的姜舒梅,似乎都没有发现她站在人群里……

不发现也好,以往张鹏的成绩一直在年级前十,可这次他和姜舒梅一个考场,心思太杂发挥失常,甚至落到二十名开外。

当姜舒梅朝着光荣榜走过来时,张鹏感觉到一阵羞耻,然而姜舒梅却并没有久留,直接离开了。

这又让张鹏莫名失落。

站在张鹏身旁的葛映雪更是死死咬着下唇,她的成绩比张鹏还不如。

两人虽然站在一起,但彼此间却像隔着千山万水,再也不是曾经的亲密无间了。

姜舒梅来到办公室时,邱校长和一众老师都在。

看着姜舒梅时笑眯眯的模样,让姜舒梅感觉自己简直像钞票一样惹人喜爱。

当然实际情况也差不多。

几乎门门都满分的学生,老师们能不喜欢吗?

这样下去咱们学校说不准真能出一个状元。

要知道县一中虽然在整个县城相当过硬,但放在市里乃至于省里,根本算不得什么。

邱志这人在旁的方面是老好人,偏偏在教育这块要强的很,不然也不会连亲戚的面子也不给。

姜舒梅这样的好苗子落到他手里,邱志真觉得老天开了眼呐。

姜舒梅有点尴尬,“各位老师,咱们开始吧?”

“对对对,老张,今天我先来啊,你别和我抢,第一堂课我来上。”

“一边去,一日之计在于晨,这时候注意力最集中,这我不能让。”

“你们外面吵去,这次小姜同学虽然比之前好了点,但还是有很多进步空间的,我这一门必须要狠抓。”这是政治老师发话了。

姜舒梅哭笑不得,只能把课本全部拿出来放成一排,看看最后哪个老师能成为第一个讲题的赢家。

在一众老师中,坐在位置上的梁志远显得有些尴尬。

姜舒梅其他科目只是接近满分,英语是真真正正的满分,就连阅卷的老师都挑不出什么毛病。

连作文都给了满分。

实在是姜舒梅的用词非常高级,完全不像刚刚接触英语的人,不给满分都不太合理。

原本梁志远还等着姜舒梅自学受挫后来求她,可也不知道一个农村来的小丫头到底有什么本事,竟然英语能学的这么好。

难道有什么人在背后教她?

梁志远想不通,也只能用教案挡住脸,眼不见心不烦吧。

因为老师们的热情,对姜舒梅也显得分外严格。

毕竟对普通人的标准和对天才可是不一样的,姜舒梅偶尔出了点差错,立刻迎来狂风暴雨的批判。

“高考时候你要是这样写能得分吗?每一分都隔着汪洋大海的人呢,怎么能掉以轻心?”

“姜同学你可不能骄傲,咱们得再接再厉。”

因为老师们的严厉,姜舒梅离开学校后只觉自己像被掏空了般,走路都有气无力的。

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家门口,姜舒梅突然竖起耳朵。

不对劲!

院子里怎么传来吵闹声?

徐国强这老头孤僻不爱说话,李晓秀更是只做事不多嘴的性格,这吵闹声从何而来?

没再多想,姜舒梅走到门口。

女人尖利的声音传出来。

“爸,你要是想再娶一个我们没意见,但你不能娶这个从农村来的女人啊,这种人心机重得很,一心只惦记着你的钱,你可别被骗了。”

还有男人的叹息,“当年我们的确有错,但也是时代原因,亲人之间哪有隔夜仇,您总不能因为这事记一辈子吧。”

没听两句,姜舒梅立刻明白了里面人的身份。

呵,上次这么无语的时候还是上次。

也就是救徐老头的时候。

不过老爷子脾气倔也就算了,这几个子女更不是好东西。

姜舒梅气冲冲地推开门,发现院子里站了五六个人。

有男有女,有中年人也有不过六七岁的孩子。

徐老爷子坐在院子里的石墩上,脸拉得老长,比平常还难看。

李晓秀则手足无措地站在中间,被团团围住。

姜舒梅推开一个中间女人,挤到中间把娘护在身后。

“都干嘛?”

被推开的中年女人站稳身体,竖起指头指着姜舒梅。

“好啊,你就是这个女人的女儿吧,果然长得跟个狐狸精似的,你们娘俩都是一路货色,我告诉你,别想用什么手段勾引老爷子,我们徐家不吃这套。”

姜舒梅冷笑,“找麻烦之前也不打听打听?什么词都敢往人身上套啊,我们就租了一间房子怎么就被你说的这么难听,自个心里龌龊还非得给别人扣帽子。”

姜舒梅环视一圈,“我算明白了,你们就是老爷子的儿女是吧,当初人家落魄时候站出来落井下石,现在看老爷子生活好了又眼巴巴过来占便宜,生怕被外人抢了先。”

一番话连打带消,为首的中年男人和中年女人都脸色青白,被这个小丫头弄得哑口无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