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人人靠大鸡吧

第九十六章 一起过年

大过年的,院门半开着没合拢。

姜舒梅看到了外面的人。

“江烨?”

江烨穿着并不算厚的外套,看起来有几分单薄。

雪花落在他身上没有立刻融化,更像一种点缀。

也不知道江烨在外面到底站了多久,就连睫毛也结了一层冰霜,让他周身萦绕着一股寂寥气质。

听到姜舒梅的声音,江烨嗯了声。

“你怎么来了?”

“不知道。”

新年是华夏人最重要的节目,每个人都会回家。

林天乐有家,赵顺子有家。

唧唧喳喳的小院立刻清净下来,仿佛所有的声响都被某种不知名的怪物吞噬。

江烨应该早已习惯,今天却突然想出来走走。

明明只是漫无目的地闲逛,不知怎么就来到了这里,连他自己也没有想通缘由。

等反应过来时就见到了姜舒梅。

“进来吧。”姜舒梅拿起挂在晾衣绳上的掸子,把江烨身上的雪都扫落下来。

“不了,我回去了。”

江烨听到屋子里电视热热闹闹的声音,只觉和自己格格不入。

大年三十,并不是一个上门拜访的好时间,他也不该选这个时间过来,打扰别人的团圆。

然而姜舒梅迟迟未归,李晓秀已经出来了。

见到江烨后也是吃了一惊。

“小张?你怎么来了?”

江烨难得有几分尴尬。

“刚好路过,我……”

还未说完,被李晓秀拽进了屋子里。

“快进来说话,外头多冷啊。”

李晓秀不喜欢和外人接触,但江烨却不一样。

这可是两次救了女儿的人,李晓秀打心眼里感激他。

明明能很轻易地推开对方,江烨却鬼使神差的跟着进了屋子。

徐国强早就听到了外面的动静,见了江烨也不吃惊。

指着角落多余出来的梨花木椅子。

“自己拿着坐,别想着我一把老骨头还给你搬。”

江烨沉默地入座了。

李晓秀一改往日的沉默寡言,喋喋不休地招呼着。

“屋子里热,快把外套脱下来,我看都有点湿了,穿上多难受啊。”

这一片所在的区域是集中供暖的,专门雇了人烧锅炉。

家里连蜂窝煤都不用囤。

在屋子里仿佛来到夏天,穿着单衣也不会觉得冷。

对比还下着雪的外面,实在让人舍不得离开。

李晓秀不忘问姜舒梅。

“蘸料呢?”

“哎呀,我给忘了,现在去拿。”

姜舒梅刚站起身,又被江烨按回去。

“我去吧,在旁边屋子的桌子上?”

江烨手脚麻利,还不等姜舒梅拒绝,人已经出去了。

徐国强似是有些感慨。

“的确,他也没地方可去。”

语气中充满感同身受的悲哀。

如果不是姜舒梅母**差阳错地搬了进来,估计这个春节他也是孤身一人。

姜舒梅稍微能猜到一点内情,李晓秀却是第一次知道。

“徐老您认识他?”

“我和他外祖父算朋友,老头的女儿下嫁给了他爹,后面女儿死了,两边几乎断了联系。”

李晓秀听的云里雾里,“是因为女儿嫁的人不合心意吗?”

徐国强皱眉,“一两句话说不清楚,主要因为那男人后面又娶了个女人,算江烨母亲的学生,老头很不赞成,想把江烨带去京都,江烨不乐意,就留在这里了。”

李晓秀总算有点明白了。

“那他和后娘相处的不好吗?”

徐国强撇嘴,“要是处的好能来这边吗?他妈也真是瞎了眼,好端端大小姐不当,非要嫁给个穷学生,后面死了还不到一年丈夫就新娶了人,江烨这硬骨头是能在后妈手里讨生活的吗?”

徐国强说到一半闭了嘴,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他看见门被推开,江烨进来了。

毕竟在背后议论别人,徐国强有点讪讪然。

也不知道江烨听到了多少。

但江烨没说什么,面色如常地将托盘上的蘸料都放到桌上。

蘸料五花八门的,有沾白切羊肉的,有冻牛肉的,还有等十二点后下锅蘸饺子的醋和酱油。

李晓秀知道了江烨的一些情况,再看向他的目光分外怜惜。

以往第一块肉总是夹给女儿,今天破天荒的给了江烨。

她也不太会说话,只能不断地让江烨尝尝看。

仿佛为了迎合气氛,电视里放的节目都喜气洋洋的。

徐国强调了个台,画面一转,突然来到了晚会。

穿着鲜艳的主持人站在舞台中央,随着一声声恭贺,第一届春节联欢晚会正式开始了。

比起后世华丽的舞台效果,现在的春晚实在是简陋。

但姜舒梅看的津津有味。

毕竟后世的春晚除了语言类节目,其他节目已经越来越难以吸引观众了。

甚至大部分小孩子看春晚的意义就是为了集五福和抢红包。

这也算一种新时代的欢乐吧。

电视里的明星轮番上台,几首歌唱完,主持人竟然让现场和场外的观众点节目。

姜舒梅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春晚,这可是真正的直播。

李晓秀也被完全吸引了,看着电视里穿着靓丽的男男女女,视线一动不动的,生怕错过了什么画面。

徐国强吃饱喝足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嘴角的笑容不再像往日般带着讥诮。

而是真正有了温度。

姜舒梅兴致勃勃地提议道:“不然我们也打个电话?说不定真能点节目呢。”

徐国强到底没掩盖住本性,翻了个白眼。

“管电话的人早就回去了,你上哪打?”

姜舒梅一下子泄气了。

对哦,现在打电话都得从街道的公用电话拨出去,专门有个看电话的人。

大家要打电话都得排队。

可现在大年三四,那人估计也早就回家了。

唉,还想看看那个穿红色毛衣的女演员唱首歌呢,这位演员即便在姜舒梅所在的时代还很活跃。

可惜是看不成了。

江烨看着姜舒梅略带遗憾的表情,“我的院子里有电话。”

说着起身,拿着被暖气片烤的暖洋洋的外套就要出门。

姜舒梅急忙拉住他。

“这么冷的天,没必要。”她坏笑着看江烨,“不然你给我唱一首?”

江烨目光灼灼。

就在姜舒梅越来越没底气,咳嗽一声想着算了的时候。

江烨勾起唇角,“好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