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人人靠大鸡吧

第十九章 李老太上门

第二天姜舒梅还是早早出了门。

赶早不赶晚,就算去了以后机械厂没开在外面等着,也比磨磨蹭蹭白跑一趟要强。

何正正在往土烟枪里塞烟叶,见着姜舒梅抬了下头。

“姜家丫头最近总跑县城啊。”

姜舒梅露出个无可奈何的表情,“刚和娘搬出来,家里啥都缺,又没经验,只能一趟趟置办。”

何正也就随口一问,等姜舒梅交了钱爬上来后又开始吞云吐雾,等人齐了发车。

凭着谢永康的介绍信,姜舒梅轻而易举地见到了曙光机械厂的厂长张凯。

对方一开始没把姜舒梅这个小丫头放在眼里,等听完来意后才重视起来。

“姜……姜舒梅对吧,你多大?”

“十六岁。”姜舒梅很坦然地接受张凯打量,丝毫不觉得窘迫。

张凯啧啧感慨,“余晴村就让你这个十六岁的小丫头来和我谈生意?能做主不?”

姜舒梅慢条斯理地把谢永康的意向书摆在桌上,“我明白张厂长的顾虑,但您放心,这件事我还真能说了算,不然谢厂长也不能相信我啊。”

张凯看着意向书陷入沉思,他压根不知道姜舒梅昨天才第一次见到谢永康,根本是拉大旗作虎皮。

但看这份东西,他还以为姜舒梅家里有什么背景。

也是,普通家庭能培养出这种气质的姑娘吗?

长相漂亮是天生的,可这份敢在他面前侃侃而谈的勇气绝对是需要历练的。

谢永康可是个仔细人,他都敢和这丫头合作,自己又有什么好怕的?

而且按照姜舒梅的说法,自己可以先见到货再付款,这样一来风险可以降到最低。

张凯这样一想,也不再顾虑姜舒梅的年龄,很快点了头。

“行吧,我同意了。”

姜舒梅趁热打铁让张凯也签一份意向书。

张凯比着谢永康签了自己的大名,将纸张递给姜舒梅。

“等后面事情妥了再来找我。”

姜舒梅甜甜的道了声谢,顺手将一个包裹放在桌上。

那模样自然的仿佛放了只苹果般,就连张凯猛然间都没反应过来。

等姜舒梅推开办公室的门,他才哎哎地叫了两声,却又不方便起身把人追回来。

打开包裹,里面红彤彤的一条香烟和张凯打了个照面。

他忍不住感慨道:“现在的年轻人……”

后面没缀着什么修饰语,却显然是对姜舒梅最大的认可。

事情办得顺顺利利,姜舒梅心里也挺开心。

又去找赵顺子称了一斤肉,决定回家和娘包饺子吃。

这些天东奔西跑,姜舒梅手里的钱花了快一半,可她半点不心疼。

存钱无非是开源节流,好不容易重生一次,她不乐意委屈自己和李晓秀,只打算从开源下手。

别看现在花的多,都是为以后打下的铺垫。

想到这里姜舒梅心情很好,回去一路上都在心里哼着曲。

摸了摸怀里两张纸,姜舒梅决定回村后先去一趟李家,把这件事彻底敲定下来。

李晓秀刚从河边洗完衣服回来,正在院子里晾晒。

听到门口传来动静,她的脸上立刻扬起笑容。

“妮儿,今天这么早……”

话未说话,剩下的句子都卡在喉咙眼,她只觉手脚发麻,整个人都呆住了。

走进来的老太太被一个身材矮小的男人搀扶着,正是李晓秀的娘和哥哥。

曾经的回忆涌上心头,李晓秀双手不自觉地发颤,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娘字。

小脚老太太生平第一次对李晓秀露出笑容,目光在院子里左右打量,“秀儿,听说你被姜家赶出来了,咋不回家,住在这种晦气地方?”

李石强也帮腔道:“就是,你一个人带着小梅多不容易,你嫂子听着都心疼,见天的催我把你们接回来。”

李晓秀是老实,可她又不傻。

当年姜青山被洪水冲走的消息传来,李家可是第一时间上门要把她接回去。

但不是心疼她,压根是想把她接回去再嫁一次。

人选都找好了,对方的年龄当她爹都绰绰有余,上一个老婆是被活活打死的。

要不是姜老太泼辣凶悍,舍不得她这个劳动力回李家,和李老太这位亲家狠狠撕了一通,李晓秀恐怕是从姜家那个狼窝落到另一个虎穴里了。

对方早不上门晚不上门,现在过来的目的很明确,显然也是看上了妮儿的手艺。

“妹子咋不说话,是不是见着娘喜得迷了心窍?要说还是你手脚勤快,这儿被你收拾的像模像样。”

李石强说话间,小脚老太太已朝着屋内走去,目标明确地进了灶房。

看见灶台边上的米面袋子后双眼放光,“强子,来把你妹子的东西都带回去,今儿就让她们娘俩回家。”

回家?这才是自己的家,灶房里那些东西都是妮儿用肥皂和人家换的,怎么能被随随便便搬走。

李晓秀咬着下唇,鼓起勇气冲到灶房。

“我不回。”

李老太的脸立刻沉下来,“你说啥?”

这闺女是反了天了?还敢对自己说个不字。

李晓秀咬了咬牙,声音抬高几分,“我和妮儿就在这过日子,哪也不去。”

妮儿长得漂亮,要是被带回去肯定没好下场,还不知道会被丧良心的李家高价卖给谁。

李老太没料到李晓秀竟然有胆子和她叫板,拿起竹刷把朝李晓秀劈头盖脸打去。

竹刷把是将竹子据成几节,剖成竹片后用弯刀刃捋成细丝捆在一起刷锅的工具,又韧又细。

抽在李晓秀脸上立刻浮现几道红痕,几乎沁出血来。

李晓秀抱着脑袋也不喊疼,死死扑在面口袋上。

“我不回!”

李石强在门口看了阵热闹,差不多了才慢悠悠地进来。

“娘,别打妹妹了,打坏了您还得心疼,她脑子转不过来咱们就多劝劝,别动手啊。”

李老太也打累了,气喘吁吁地啐了口。

“就是个贱皮子,不打不老实,我再问你,你回不回家?”

李晓秀头发散乱,脸上被竹丝抽出纵横交错的血痕,看着格外可怖。

“不回!我不回!你打死我吧。”

李老太愕然,气急败坏地用手指头指着李晓秀。

“真是长本事了,行,你不回是吧。”老太太吩咐儿子,“东西都搬走,我看她们还怎么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