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人人靠大鸡吧

第十二章 贵重的谢礼

姜老太和周翠兰的话实在太难听,就算心里没鬼的人也不太能受得了。

当晚有帮工男人的媳妇来找李大贵。

“虽说身正不怕影子歪,但有些事咱也得注意点不是?万一以后别人说我家男人和姜舒梅有一腿呢?”

“家里最近也忙,哪有不给自家干活先紧着给别家的?发扬风格也不是这么发扬的。”

李大贵虽然憋气,但也不能说啥。

本来帮忙就是自愿,他总不能强迫别人。

只惜本来也只有五六个人,现在更是只剩下李大贵和另外一个男人。

齐月实在看不过眼,“我明天去找我几个哥哥,让他们来帮忙。”

齐家兄弟多,人口旺,周翠兰不敢和齐月叫板也有这一层原因在。

齐月的小儿子李成虎滴溜溜地转着眼睛,“娘,你为啥非要帮她们呢?”

他也只有十四岁的年龄,却因为爷爷和老爹从小耳濡目染的教育,比寻常孩子看着懂事点。

齐月在儿子圆圆的脑袋上摸了下,“你娘就这脾气,看不惯老实人受欺负。”

“那能得到啥好处呢?”

“人做事为啥非要有好处?就是看不惯呗。”

齐月脾气直爽做事不拖沓,吃了晚饭便回娘家找几个哥哥。

几位嫂子和小姑子相处都不错,听她说姜舒梅那对母女的确不容易后也没再多说啥。

第二天看着齐月带着几个哥哥来帮忙,姜舒梅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有些人明明是血亲,却比仇人更恶毒。

但又有一些人只是萍水相逢,却愿意雪中送炭。

别人这么帮忙,姜舒梅和李晓秀也不会掉链子,几顿伙食让人赞不绝口。

除了专门换来的鸡蛋外,还有从河里捞上来的鱼。

李晓秀运气好,捞上来的几条鱼分量不轻,几个哥哥晚上回去后夸齐月找了个挺不错的差事。

在村里卖力气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事,但管饭能管得这么好还是稀罕。

他们却不知道更稀罕的事还在后面。

在外面修葺房子时,姜舒梅也将自己关在旁边的屋子里做肥皂。

肥皂这东西自古便有,以前的人用猪胰脏和草木灰混合在一起,发明出来的胰子基本是肥皂的雏形。

不过那时的人们掌握不好配比,做出来的大都只是半成品,清洁效果不算好,东西模样也不好看。

姜舒梅专门做了模具,在右下角刻了几点梅花凸起。

这也是她长久以来的习惯,做什么事情也要长远考虑,虽然现在这个时代还没什么品牌意识,但姜舒梅已经提前想到这一点。

至少以后别人看到有梅花花瓣印记的肥皂,就知道是从她姜舒梅手底下出来的。

姜舒梅母女运气很好,修房子的几天都没下雨,事情办得顺顺利利。

李晓秀不善言辞,拉着齐月不撒手,只一个劲地说谢谢。

这样老实人的做派反倒让齐月不好意思,“大妹子你别这么客气,我也实在是喜欢这丫头,我家两个儿子都比不上她招人稀罕。”

正说着话,姜舒梅手里捧着个小布包出来了。

“齐婶子,这么多天谢谢大家帮忙,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齐月以为是什么吃食,大手一挥拒绝道:“客气个什么劲,咱说句实诚话,我知道你家也没啥余粮了,节约着自己吃吧,免得老李总说你手面大呢。”

李大贵在旁边小声嘟囔,“我不说,说了你又要骂我。”

“这不是吃的。”姜舒梅微微一笑,将布包打开。

齐月的话猛地卡在嗓子眼,死死盯着姜舒梅手里的东西。

在阳光下呈现乳白色,整整齐齐被分成巴掌大小的长方形,右下角有几点花瓣形状。

“这是……肥皂?”

李大贵猛地前走两步,不可思议地盯着姜舒梅。

“你真的弄出来了?”

咋可能呢,这个十六岁的小姑娘不显山不露水的,竟然会做肥皂。

这玩意一般家里没有供销社的亲戚是很难拿到的,就算有肥皂票都买不到现成的,必须到货前收到消息后提早去排队。

“我之前给李爷爷说过,我会做肥皂,养活我和娘并不难。”

姜舒梅的声音并不高,却蕴含着让人信服的力量。

尤其配合着手里的成品,更是显得掷地有声。

齐月只觉舌头都打结了,她是真没想到这丫头还能有这本事。

“这玩意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贵重吗?的确不算便宜,这年头猪油的价格不低。

但姜舒梅还是执拗地将布包推给齐月。

“婶子,你们对我和娘的帮助是无价的,这只是一点心意,千万别拒绝。”

齐月的几个哥哥眼巴巴地看着肥皂,早就心痒难捱了。

别看他们是男人,但也不是全然不爱干净啊。

没人乐意每天一身臭汗回去被媳妇赶下床。

可谁让他们干活多,身上又是汗又是泥,用水擦根本擦不干净。

要是有肥皂就方便多了。

而且家里人也能用。

想到媳妇洗的香喷喷的模样,几个男人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只是妹子不说话,他们当哥哥的也不好直接拿。

毕竟这几天管饭和剩下的木材早就抵了干活的情分。

用肥皂当谢礼的确太过了。

包肥皂的布包被塞到怀里,齐月动也不敢动,生怕东西摔了。

“小梅,快拿回去。”

“您当初帮我没想过要什么回报,但我和娘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何况后面的事情还得让李叔帮忙呢。”

姜舒梅朝李大贵笑了笑。

李大贵立刻想到她当初说的建厂之类的事。

放在之前李大贵只当是小孩子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吹牛,可东西放在眼前,他立刻开始盘算后面的事。

这丫头的本事真的不小,说不定……说不定咱村真能出个人物。

在姜舒梅的再三坚持下,最终东西还是送了出去。

一行人如获至宝,甚至等不及走远就将肥皂瓜分完了。

乳白色的方块被拿在手里,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的,嘴巴恨不得咧到耳后根。

“妹子,要说还是你靠谱啊,这活也太赚了。”

“以后有啥需要帮忙的,只要她家一句话,风里雨里肯定来。”

“嘿嘿,今晚可以好好洗个澡了。”

看着几个兴奋的哥哥,齐月哭笑不得,她也是才知道姜舒梅能给出这么好的谢礼啊。

虽然占了便宜怪不还意思的,但齐月又坏心眼地想着,要是那些半途而废的帮工们知道了这个消息,心里又会是什么滋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