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人人靠大鸡吧

第二十二章 认亲

来到这个世界后,齐月帮了姜舒梅不少忙。

在姜舒梅眼中,对方更接近于新时代女性,性格爽利又黑白分明,遇到事情也不计较得失愿意伸出援手。

如果能看到好感度,姜舒梅对齐月的好感已接近满值。

但认不认干娘这件事还得和李晓秀商量。

齐月非常通情达理,“这也是应该的。”

她更觉得姜舒梅可亲可爱,现在姜舒梅这个厂长还没上任已然成了旁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多少人恨不得她出事。

自己要认她当干女儿也有层当靠山的意思,好歹她也是村长媳妇,齐家又有那些个兄弟。

而姜舒梅在这种关头还能顾忌亲娘的感受,果然不是好些人传的那样没良心。

正相反,这是个孝顺的好姑娘。

过了半晌,李晓秀悠悠转醒,抬眼模模糊糊看到女儿的身影。

“妮儿。”

“娘您怎么样了,等能下床了咱们去卫生所看看。”

李晓秀声音沙哑,“不花那个钱,娘没事。”

齐月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进来了,帮腔道:“妹子,你还是去看看吧,不然小梅也不能安心,刚才屋里头转来转去的,我看地都要被她踩下去一块。”

“您怎么也来了。”李晓秀咳嗽两声,“这点事还麻烦村长关心,唉。”

“可不是我家那位让我来的,我来是专程为了小梅。”齐月看着干瘦黝黑的李晓秀,心下也是一阵叹息,“我和这孩子有缘,想认个干亲,她说要等你答应才行。”

李晓秀的眼睛蓦然瞪大,一下子像有了光彩。

“妮儿,快磕头!叫干娘!”

李晓秀激动地差点从床上滚下来,还是姜舒梅早有预备地抱住。

“娘,当心。”

齐月愣了下,“妹子,你就不担心女儿被我抢走?”

李晓秀又哭又笑,“您能认这丫头是她的造化,她自小因为没爹被欺负,我这个当娘的又没本事,我对不住她啊。”

话里的意思恨不得将姜舒梅直接过继给齐月,只要能让她后面的路能顺当点。

齐月深深叹了口气,以前她最看不上李晓秀这样的女人,挨打也不知道叫疼,自己都看不起自个,别人又怎么会看得起你?

可对方却拥有这样无私的母爱,这又是姜舒梅的幸运。

齐月认姜舒梅为干女儿的事情很快传遍全村。

李石强这下彻底偃旗息鼓了,再也不敢找李晓秀的麻烦。

他的肋骨到现在还隐隐作疼,脑袋上也缠了一圈。

一想到齐家那几个凶神恶煞的弟兄,他只有自认倒霉的份。

喝认亲酒那天,李广才亲自给姜舒梅递了搪瓷缸。

这缸可是他以前获表彰时政府给发的,上面还有鲜红的五角星。

平常被人多看两眼都有些不舍得,此刻却拿出来给姜舒梅泡茶。

可见他对姜舒梅的满意。

“爷爷!”姜舒梅很干脆地喊了声,又一一喊过干爹和干娘。

李晓秀在旁边抹眼泪,觉得妮儿苦尽甘来了。

齐月的大儿子李成龙是木匠学徒,专程从师傅那边请了假回来,只等姜舒梅喊一句哥。

小儿子李成虎人如其名,虎头虎脑的四下张望,还不明白对方怎么突然就成了自己的姐姐。

可这个姐姐长得真漂亮。

齐月专程给姜舒梅准备了身新衣裳,姜舒梅将头发梳成时下流行的麻花辫,一张莹莹如白玉的脸仿佛只有巴掌大小。

这样好看的姑娘别说村里,就算在县城里也很少见到。

有些人真是天生丽质,姜老太长年的磋磨都磨不去姜舒梅的水灵。

旁人笑着祝贺,似是忘了原主不堪的名声。

毕竟人家现在可是村长的干女儿,又是即将建成的厂子的厂长,在这种关头哪有不开眼的敢触霉头。

李成虎脆生生地喊了声姐,姜舒梅笑得眉眼弯弯,从准备好的布袋里拿出礼物。

李成虎满心期待,然后见到两套厚厚的书本。

齐月呀了一声,“小梅你行啊,这些是哪里弄到的?我之前去县城书店都没寻摸到呢。”

姜舒梅笑着看向李成虎,“只要小虎用得上就好。”

李成虎:“……”这声姐现在收回还来得及吗?

姜长河和周翠兰灰溜溜地站在边缘处,齐家几个兄弟仿佛一尊尊大佛挡在门口,周翠兰满肚子的酸言酸语也不敢说。

姜老太从听说认亲消息后就捂着胸口,她就不相信扫把星和破鞋竟然还有这样的好造化。

可偏偏李家要正儿八经地摆酒,让她更是气得心头发闷,还有人故意问姜老太,看着自家孙女成了别家的有啥想法?

姜老太骂了一通吵了一通,最后只能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掩耳盗铃。

村里小孩最爱看热闹,呼啦啦在门外围了一圈,探头探脑地朝里面看,还有几个扒窗户的。

“像新娘子一样,真好看。”

“真的?你托我一把,我仔细看看。”

孩子们七嘴八舌,姜小宝混在人堆里满脸愤恨,“她是贱货,是扫把星!”

他太娇生惯养,村里孩子都不乐意跟他玩。

“闭嘴,我娘说姜姐姐可有本事了,你少骂人。”

“就是,她可要当厂长哩。”

他们虽然还不懂厂长是多大的官,但看家里人说起来很了不起的样子,便也跟着学舌。

姜小宝越发恼怒,蹬蹬蹬跑到门口想冲进去,恨不得用拳头打死姜舒梅。

往常在家里只要他不顺意都会这么干,奶奶从不阻拦只会拍手叫好,其余人也当没看见,只有另一个扫把星会拦。

那就一起打!

可这次还没到近前,姜小宝已经被齐家老大拎出去了。

“边去,别捣乱,小心我揍你。”

姜长河一见连忙过去赔着笑,“孩子不懂事您别生气,我这边给看着。”

姜小虎哪里受过这种待遇,一张嘴要骂,姜长河急忙给捂住。

“小心伤着孩子,你有火冲他撒什么啊。”周翠兰顿时心疼地蹲下身,生怕男人手粗把宝贝儿子磕了碰了。

别看小贱人暂时猖狂得意了,不定什么时候摔个大跟头呢。

不过是运气好点,倒是看她这个厂长能当多久。

周翠兰心中咒骂着,脸上兀然露出一个冷笑。

对了,姜舒梅当初发疯不就是因为张鹏吗?

算算日子过段时间人家也该从县城的学校放假回来了。

到时候姜舒梅见着他和那个女的戚戚我我,不定又要惹出什么事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