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校园风流邪神小说图片

第10章 主持公道还是和稀泥?

“那俩孩子没了爹妈就是弱势群体,在外人眼里不管你有理没理都像你在欺负小孩儿,你们家的房子地契不是都盖章过户了吗?除非你们愿买愿卖,否则就算他们长大了有能耐了也拿不走你的房子,你又何必一而再地跟他们做无谓的纠缠。”

这些年闹分家的兄弟姊妹不在少数,赵家之所以特殊是因为当年赵家是盛极一时的大布行,拥有足足一条街的商铺。

不过后来赵家的所有都均分给了农民,他们也只剩下三个铺面,两幢宅子和一间小仓库。

特殊时期他们父亲赵孟堂被划分为土豪劣绅,老爷子年过半百天天被人戳脊梁骨骂还得住牛棚接受劳动改造,他的三个儿子也被下放到不同地方接受劳动改造,一直到恢复高考前两年,上头对下放人员管理松动了,赵建国才顺利地带妻儿回城。

恢复高考后老二赵建军和大女儿赵萍萍同年考上白昼大学,一家人也正式回城。

赵建军回城后迟迟没见老三一家有动静,问大哥,大哥只摇头说不清楚。

直至某天他接了一封署名赵建国赵建军收的信,才知道原来老三早已在大西北病逝,而今他还有俩孩子因为没有证明信回不来。

这三年,俩孩子不是第一次往白昼城寄信,但他们寄的信件全部石沉大海,赵建军一开始不知道现在终于明白,不是寄不到,是有人故意视而不见。

赵建军因此和赵建国大吵一架,一个人冲到那贫瘠的村子把老三家的孩子接了回来。

随着老三家的人到齐,赵家微妙的平衡被打破。分家风云也正式拉开帷幕。

在这场分家风云中,主要看点在大伯赵建国和二婶平丽娜身上,他们俩撕逼那叫一个精彩。

平丽娜当年戴过红袖章,干过上房揭瓦斗天斗地的活儿,她舌战群儒的本领饶是出口成脏的赵建国都望尘莫及。

不过最后赵建国凭借长房长子长孙的分量拿到两个院子一间商铺。

二婶平丽娜虽然犀利,但输在家里只有三个闺女,所以只拿到了两间铺子,不过她家住大院里也无所谓那青砖破房子。

老大老二大战后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只有老三家没人出头,兄妹俩只分到一间连铺面都算不上的小仓库。

人人都在暗地里埋汰赵家人不厚道亏待老三家的孤儿,尤其老大家简直过分得很。

但赵建国什么苦没吃过?

当年因为成份问题吃了不少苦,为了让自己少吃点苦他不惜倒追村长女儿,那时可没少被人在背后戳脊梁骨说他吃软饭,半大小伙的他都挺过来了,更何况现在。

已经穷怕苦怕了,只要不是自己吃亏,邻居几句冷嘲热讽算什么。

赵建国仍旧我行我素,坚决不为周遭闲话动摇,每当那俩兄妹靠近或者和他家孩子起冲突,直接一顿胖揍,秉承总有一天会把他们打老实的想法,赵建国和刘大明从没留手。

今天自然也是这样。

不过万万没想到只会躲在角落的丫头会失心疯地反抗。

纵使有民警大队长霍振刚在一旁,赵建国一家的眼神仍旧像能吃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